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续红楼春梦】第四回 -
时间:2019-05-24

【续红楼春梦】第四回 -

第四回


  我转身,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红衣男子,我翻了个白

眼,往前走了几步斜着眼看他:「你丫是谁啊?贵姓啊?你妈贵姓啊?你有几个

兄弟姐妹啊?」


  「我乃赤瑕宫神瑛侍者是也!」他把胸脯一挺说道。


  「哦!是你丫挺啊!」


  「不错,就是我!快说你究竟是何人?占我肉身、抢我通灵宝玉究竟意欲何

为?」神瑛侍者两眼瞪的滴流圆,那表情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了。


  「我?敝姓幺,单字一个鸡就是了。」我一边回答,一边心里面打着小九九,

神瑛侍者?那这里是太虚幻境?那是不是真有个警幻仙姑?哇咔咔咔!幻儿啊幻

儿,看来你也难逃我的魔爪了。


  「幺鸡?何方神圣?你若听说过我的大名,快快把肉身还我,我不与你追究,

若不然……」


  「不然怎样?你丫等会儿,我问你,这里是不是太虚幻境?」


  「当然是太虚!」


  好嘞,原来还真特么的是做梦呢!好像还是在我梦里,玛德你丫这孙子在我

梦里还敢这么嚣张,不是找死吗?我把手背到身后,凉笑着打量起这个文质彬彬

的神瑛侍者来,心想,玛德现在老子手里要是有块板儿砖我直接呼死你丫挺的!


  没等我想完,忽然觉得右手一沉,那沉淀淀的那手感,那古朴的质地,那完

美的形状和大小,要不是一块板砖我就吞粪自尽!


  蛙蛤蛤蛤蛤,果然是在自己的梦里爽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特么简直就

是个神啊!我奸笑着伸出左手把通灵宝玉晃了晃,说道:「你是不是想要这破玩

意不?什么好东西,潘家园五块钱一块都没人要,喏,还你。」


  「潘家园?五块钱?」神瑛侍者明显是懵逼了,但是看着我手中的宝玉还是

慢慢的走了过来,就在他伸出手来刚要接的时候,我背在身后的右手出现了,一

板砖拍在了神瑛侍者那张英俊的让我嫉妒的脸上:「玛德,轮到你跟我叽叽歪歪

了?到了你鸡爷手里的东西你还想要回去?」啪!正好拍在他挺拔的鼻子上,板

砖被拍的稀碎,瞬时神瑛侍者的鼻血就彪出来一条优美的抛物线,整个人朝后面

横飞出去。


  「你丫也不打听打听,什刹海方砖厂胡同,社会你鸡哥,人狠话特多!四九

城就你不知道?轮得着你丫这封建迷信残余跟我装逼?我特么就抢你肉身,抢你

通灵宝玉,爱咋咋地!」我抢了两步,不给他起身的机会,直接骑坐在他胸口,

啪的又一板儿砖拍在丫脸上。


  「今儿我可就实话告诉你,我特么不光抢你肉身和玉,我还要睡你林妹妹,

日你宝姐姐,把园子里你那些姐姐妹妹们都日个遍!」


  「混账!居然说出如此不堪的话……妈呀!」身下的神瑛侍者听到我的话不

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子力气,差点把我掀翻,好在社会他鸡哥身经百战,稳住了身

形,虎躯一震又是一板砖拍了过去。


  「大胆!哪里来的狂徒赶在我太虚幻境撒野!还不快快住手!」身后一声娇

喝。


  呦呵,还来帮手了,我丢掉手里拍碎了的半块板砖,站起身来回头一看,哟,

一小仙女儿。「嘿嘿嘿,你就是警幻仙子吧?」


  「正是本座!哪里来的小毛贼?」警幻仙子这仙子不是白叫的,如果不是一

张小脸因为极度的气愤有些扭曲,绝对是个小美人,而且穿着那叫一暴露,跟大

家都爱看的爱情动作电影里演的仙子绝对有一拼!


  「嘿嘿,原来是警幻仙子驾到,失敬失敬!我是什刹……我姓崂,单字一个

恭。」我拍了拍手上的碎砖沫子,把手伸了出去。


  「老公?」警幻明显一楞,似乎是在搜索着记忆。好像没听说过这一号人啊?


  「哎,好媳妇,怎么了?」我嘿嘿笑道。


  「你……小泼才,居然敢占本座便宜!」警幻也是个暴脾气,刚反应过来一

巴掌就朝我脸扇了过来。


  「哼哼,雕虫小技,奈我何?」我自然不会傻到真等着她和我握手,知道她

会有这一巴掌,我往后一闪躲开了警幻的手,又朝后退了几步。「打人不打脸啊,

小丫头片子,你老公不打女人,可是你也别太过分啊。不然一会儿回家了打屁股

哦!」


  嘴上说着,可是整个身子的血都在沸腾一般,拍黑砖、拍婆子,我好像又回

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在鼓楼大街打架把妹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年轻的感觉,爽啊!


  「你!还好意思说打人不打脸,你看神瑛侍者被你拍成什么样了!」警幻的

目光看向我身后。我一转身,神瑛侍者已经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用手捂着鼻子,

鼻血哗哗的打湿了一大片衣服。指缝中看鼻梁骨歪在一边,肯定是骨折了。


  「小贼,拿命来!」警幻娇喝一声。


  我一转身,只见警幻仙子双手平摊似乎是结出了个手印,两眼闭着口中念念

有词,两团白光迅速在手掌上凝结。卧槽,玩儿法术!丫不按套路出牌!拍黑砖

我行,玩法术我是不是会死的很惨?


  「仙子小心,毛贼法器厉害!」神瑛侍者刚喊出声,我手中一块崭新的板砖

已经抡圆了朝警幻丢了过去,三四米远的距离,那还不百发百中?一转头正中警

幻胸口,警幻词儿都没念完,手中的白光迅速消散,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身

子一仰往后倒去。


  「警幻!」神瑛侍者大叫一声:「我……我跟你拼了!」


  「拼你妹啊!」我一脚正踹在冲上来的神瑛侍者胸口,顿时又把他踹倒在地。

不给他起身的机会,左右开弓两拳又砸在他眼窝上,顿时一个血呼啦差的小白脸

就变成了国宝大熊猫。玛德,你先等着!我知道比起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窝囊废,

警幻才是大麻烦。万一丫从背后给我来一冲击波什么的,估计我肯定好受不了。

我一把抓住了神瑛侍者束头发用的红绫子使劲一扯,连同一小撮头发一起扯了下

来,又踢了他一脚,才转过身去。


  果然警幻已经护着胸口站了起来,小嘴张着喘气,胸口一起一伏的那叫一波

涛汹涌。我也没想到我这一板砖能有这种奇效,后来才知道,施法的时候不能被

打断,否则会被反噬,法术的伤害直接转到施法者身上。警幻虽有一身法术,无

奈几千年从来没跟人动过手,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正好被我板砖给破了。


  「嘿嘿嘿,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大罗金仙也怕板砖!小蹄子,你乖乖的别捣

乱,我先收拾了这个大熊猫再来收拾你。」我把刚站起来的警幻脸朝下按倒在地,

双手背到背后用红绫捆在一起,抬头正要接着去找神瑛侍者的晦气,却发现披头

散发的神瑛侍者早已经跑出去好几百米了。


  「姓鸡的,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找人去,有种你别走……哎呀!」神瑛

侍者一边跑一边回头骂,一不小心栽了个狗吃屎。


  「去你大爷的!你才姓鸡!你们全家都姓鸡,鸡巴的鸡!」我一板砖丢了过

去,无奈丫跑得太远了没砸到。神瑛侍者看板砖飞来也顾不上骂了,爬起来一溜

烟的没影了。


  跑就跑吧,反正老子也打爽了。警幻才应该是主菜好吗!我嘿嘿狞笑着转过

身去。警幻已经挣扎着翻过身来,看着神瑛侍者跑掉的背影,一双含泪的眸子里

都是绝望。


  「咩蛤蛤蛤蛤!警幻仙子是吧?太虚幻境是吧?没有警察吧?没手机打11

0吧?」我狞笑着一边脱衣服一边逼近警幻。


  「你……你要干嘛?」警幻瞪着眸子看着我。


  「嘿嘿!要!当然要!」我把衣服随手丢在一旁。


  「你……你要作甚!放肆!啊!你……滚开,你别过来!」警幻的声音从怒

喝变成了惊恐。双手被捆在身后,只能用两只脚蹬踏着地面用大屁股一点点的往

后挪动,衣裙早已凌乱不堪,领口松了,漏出一片白嫩嫩的胸脯,两条修长白皙

的腿交叠着,那画面简直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幻儿别怕。」这画面太刺激,我早就杠了,脸上带着淫笑挺着鸡巴朝她逼

近,估计说得再温柔也完全没有说服力。男人就是这样,心底里总有一些最阴暗

最见不得光的东西藏着。玛德又不是法治社会,在梦里老子还不好好的爽爽你!


  我蹲到她的脚边,就想去脱她的衣服。毕竟这事儿咱头一次干,严重的经验

不足啊,这个动作无疑是把自己的胸口暴露在了敌人面前啊。警幻很给面子的没

有放弃这个好机会,小脚丫抬起来卯足了力气照着我心窝就是一脚。玛德小细腿

哪儿来的这么大劲儿?一脚给我踹躺下了,愣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半天没爬起来。


  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好不容易把这口气倒持上来坐起来一看警幻已经翻身跪

了起来,由于双手在背后绑着行动不便,正挣扎着起来要跑。我追了上去在她后

背上一推,她就跪趴在了地上,本来就丰腴的屁股更显得圆润。


  「幻儿不乖,要打屁股了!」我俯身撩起了她皱巴巴的裙摆。真空?裙子下

面居然没有贴身的小衣。「握草,幻儿老婆,你这天天这么光屁股满大街跑,不

怕走光吗?仙女就可以这么任性吗?」


  手起掌落,我一巴掌拍在警幻白嫩嫩的丰臀上,啪的一声脆响格外的悦耳。


  「小贼!还敢轻薄于我!我!我……啊~ 」


  不等警幻说完,另一瓣嫩臀又挨了一巴掌。「幻儿啊幻儿,我有强迫症,要

不你一边屁股红一边屁股不红可不好看哟。」


  「呜呜……我,我绝饶不了你!」


  「爱鸡巴饶不饶,我的世界我做主,在特么我梦里你还不让我好好爽一把!」

这强奸妇女的事儿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如今既然都知道是在梦里,杀人不犯法,

强奸不坐牢的,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我心底黑暗的欲望完全被点燃了。看着眼前

圆润的丰臀不停的晃动,在表达反抗的坚决态度的同时又传递着无比强烈的性信

息,我的欲望烧到了顶点。


  玛德,先日后再说!我跪下去,两手卡住了警幻的柳腰,鸡巴对准了就准备

肏进去,硬硬的龟头抵着柔嫩的臀沟,警幻自然也能感觉得到,拼命扭动着腰肢

和双腿企图逃避我的进犯。「小贼,你敢玷污我身子!我!呜呜……」


  我两手握着她的腰,却阻止不了她扭屁股,虽然柔嫩的阴唇摩擦龟头也是很

爽,但是想进入警幻的蜜穴却是不太可能。看来强奸并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啊,

尝试了几次之后,我啪的在警幻的丰臀上又拍了两巴掌,扶着她的双臀一用力将

她翻了个身,然后跪在她两腿之间。小样,这回看你往哪跑?两手被压在身下,

两腿也被我撑开到最大,警幻终于成了待宰的羔羊了,这回我反倒不着急了。


  警幻两支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小贼,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如此轻薄

我,可……可曾想过……想过后果?」


  「嘿嘿,不是说了吗,我是你老公啊。你说什么后果?不是要给我生个大儿

子吧?乖幻儿,快让老公好好疼疼你吧。」我说着两手扯住了警幻的衣襟往两边

一扯,嘶啦一声,一片美好的胸脯两支高耸的玉如锋呈现在面前。丰满但是坚挺,

乳头粉嫩嫩的顶在上面似乎在等人采摘。「美,比我想的还美,比我写得更美!」


  我的两手握住了两团软绵绵的美肉揉搓着,感受着那丝般光滑,一低头不客

气的把一只粉嫩嫩的奶头含在口中啧啧的吸吮了起来,胯下也配合着警幻的扭动

摩擦着她的玉蛤。警幻虽然口里不停地谩骂,可是那小巧的乳头还是在我口中硬

了起来。


  「啊……小……小贼……等我……我要咬死你!嗯……」


  「好幻儿,你可真香,等我先爽完了你随便咬,嘿嘿嘿……」我松开嘴,一

手卡着警幻的大白腿,一手分开两片粉嫩的肉唇,龟头抵住洞口腰上一用力,噗

的一声,终于挺进了警幻还有些干涩的蜜穴中。


  「啊……」爽得我一声叹息。


  「啊!」警幻似乎不是那么享受了,双眉紧蹙,身子颤抖着,两滴眼泪从眼

角滑落。


  我这样做真的对吗?忽然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

事呢,虽然是在梦里……「幻儿,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呜呜呜……」警幻只是闭着眼睛呜咽,身子一抖一抖的,两团玉乳也跟着

颤动。


  我只是让鸡巴静静地停留在她的体内,擦干她的眼泪,又爱抚了一下她的脸

颊,最后手还是停留在了她的双乳之上,一面爱抚一面柔声说道:「好幻儿,你

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三年啦,三年前你陪我度过了多少日日夜夜,你的一颦一笑

都在我心里呢。乖,别哭了,要不你把我变成猪?」


  「你……你究竟是谁?」警幻终于睁开了眼,含泪的眸子疑惑的盯着我。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是我创造了她?当然不是。

对她的爱也只是一厢情愿罢了。玛德,做梦呢还这么婆婆妈妈,你不就是想日她

吗?还整这么多破事儿干嘛。说着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又奸笑道:「嘿嘿,我不

是说了吗,我是你老公啊!好老婆,现在是不是适应点了?那我可开始疼你了啊。」


  说着我开始扭动腰部,缓缓做起了活塞运动。


  「呜……魂淡!」警幻拼命扭动着腰肢,想要反抗我的入侵,可那些不经意

的角度却偏僻总是在她扭动的时候出现。我逐渐加快胯下的动作,看着警幻一边

扭一边嗯嗯啊啊的叫唤,居然别有一番风味。


  我都已经分不清她到底是在挣扎还是在配合了,我猛的停下了抽插,警幻却

还没有停下来,仍在扭动着腰肢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叫了几声才反应过来,忙

转口骂道:「小淫贼!快放开本宫!我……你……啊……啊啊啊……」


  我嘿嘿一笑,把警幻两条玉腿架在肩上让她的玉蛤高高抬起,一下下像砸夯

机一样开始猛攻她的花心——她已经彻底的湿了,湿润得泥泞不堪。性器摩擦相

撞的声音,睾丸啪啪的拍打着她的菊蕾,蜜雪的媚肉开始一阵阵的抽搐,伴着警

幻语无伦次咿咿呀呀的咒骂,这一切都让我的速度越来越快。


  又插了几百下,警幻已经顾不上骂了,闭着眼睛张着小嘴,喉咙里发出嗷嗷

的声音,我也已经忍不住了,又狠狠的砸了两下之后脊椎一麻,我最后拼劲全力

狠狠的刺入了桃源深处,将龟头抵住了警幻柔嫩的花心,一股股的精液射了出来,

同时也感觉到一暖,警幻的阴精也喷泄而出,打在我的龟头上,我不由得打了个

寒噤,好爽!


  足足有半分钟,那种感觉才慢慢消退,我无力地放下了还扛在肩上的两条玉

腿,软软的趴在警幻身上大口喘息着,感觉着警幻胸口依然急促的起伏。


  「好幻儿,爱死我了,好爽……」


  「嗯?」警幻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说我爱死你了……」


  「淫贼!」警幻娇喝一声,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


  「啊!」


上一篇:继母的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