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九十九、莲珠倾心
时间:2019-05-24

九十九、莲珠倾心

九十九、莲珠倾心


  晚膳过后,庞骏却离开了刺史府,来到了隋莲珠所在的客栈,隋莲珠家的下

人都认得庞骏,知道这可是松州的刺史大人,与自家夫人有旧,是夫人的子侄辈,

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传禀报。


  没过多久,就有一名身穿浅蓝色长裙的俏丽丫鬟前来带路,她向庞骏行礼道:

「秋雯见过刘大人,夫人有请。」


  庞骏点点头,笑着回应道:「有劳姑娘。」


  看着庞骏那和煦的笑容,秋雯有些害羞,做了个福,便没有说,转身带路。


  在秋雯的带路下,庞骏来到了隋莲珠的房间,此时的隋莲珠,丰腴诱人的身

体,被包裹在一身剪裁合体,质地华贵,纹绣着精美云彩的淡绿色丝绸长裙中,

一头乌黑的秀发,秀发盘成一个妇人髻,眉目如画,美艳之极,正坐在窗户旁边,

欣赏了初升的月亮。


  庞骏行礼道:「骏儿见过姑姑,今天的骚乱惊扰到姑姑,还请姑姑见谅。」


  隋莲珠看着庞骏摇摇头,倒是有些担忧:「不碍事,倒是你,今天如此大的

动乱,兵荒马乱的,你有没有受伤?」隋莲珠玉步轻移,来到庞骏面前,关切地

问道。


  「没事,骏儿这大半年以来,一直在神衣卫中磨练,曾经见过比今天更加凶

险的情况,不也是这样逢凶化吉,平稳度过,今天只是小菜一碟,有劳姑姑费心

了。」庞骏笑着回答道。


  「你啊,可是你们刘家的单传独子,如此险象环生的事情,还是少经历微妙,

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你爹娘可怎么办?你刘家又怎么办啊。」


  「姑姑放心,骏儿心里有数,不会有事的,」接着,庞骏又对隋莲珠说道:

「姑姑,骏儿今天过来,是有两件事情告诉姑姑的,第一呢,就是我准备在松州

筹备一个交易场,给各地客商与当地的山民进行交易,保证双方能够尽可能公平

交易,这样的话,姑姑就可以在交易场中收购到足够的药材了。」


  「真的?」隋莲珠惊喜地问道。


  「当然,骏儿又怎么会欺骗姑姑你呢,还有,过些时日,江南那边就会有船

队来到墨江口停泊,他们会进行货物的收购,如果姑姑那边有适合销售到江南的

货物,也可以拿过来这里,他们也会采购。」庞骏继续说道。


  「天啊,那么我每次都可以在彭州先行采购一些货物,然后运到这个地方销

售,再从松州这里购买药材和江南的货物回去销售,太好了。」隋莲珠听到这个

消息之后,显得特别兴奋,然后又问道,「那第二个事情呢?」


  庞骏眼见转了转,神神秘秘地说道:「这第二个事情嘛,姑姑请闭上你的眼

睛。」


  隋莲珠听了,白了庞骏一眼,依言闭上了美目,片刻之后,她听到庞骏说道:

「好了,姑姑请睁开眼睛。」


  隋莲珠睁开眼睛,只见映入她眼帘的,是一根玉凤钗,由上等和田玉制成,

雕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人爱不释手,隋莲珠虽然生在富足之家,也嫁入

彭州的一门大族,可如此精美绝伦的玉钗,却也是第一次见到。


  此时庞骏说道:「骏儿从未送过什么东西给姑姑,这一支玉钗,就是骏儿送

给你的第一件礼物,你可喜欢?」


  隋莲珠连忙道:「这玉钗太名贵了,姑姑不敢要,骏儿,如此精美的玉凤钗,

你还是留到以后,送给你的娇妻爱妾吧。」


  然而,庞骏却不容分说,抓起隋莲珠的玉手,把玉钗放到她的手上,深情地

说道:「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玉钗,我就要把玉钗,送给我心爱的女人。」


  隋莲珠娇靥一红,连忙转过身子,喏喏地说道:「骏儿不要乱说,我是你姑

姑,你心爱的女人,还在府里面等着你呢。」


  庞骏一看隋莲珠这娇羞的模样,就知道有戏,便大胆地往前踏一步,从后用

双手环上了她苗条的腰肢,吓得隋莲珠身体一僵,随即想挣脱,然而庞骏并没有

让她如愿,而是在她的耳边吹着气说道:「骏儿对姑姑的仰慕之心,姑姑还不知

道吗?姑姑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吸引着我,我在多少个梦里,都想念着姑姑的美

好,姑姑你可知道吗?」


  隋莲珠挣扎着,低声说道:「可是,可是姑姑已经嫁作人妇。」


  「那又如何,与其让姑姑守活寡干受罪,不如让骏儿好好对待姑姑,让姑姑

更加开心快乐。」庞骏并没有理会隋莲珠的挣扎,细细地用舌头舔弄她那敏感的

耳垂。


  隋莲珠被庞骏舔弄得全身颤抖,断断续续地说道:「不,不,姑姑已经,已

经是残花败柳,骏儿,你,你可是天之骄子,牧守一方的松州刺史,不要因为姑

姑这个不知廉耻的坏女人而自毁名声……」


  「姑姑在骏儿的心中,永远都是美丽圣洁的仙女,骏儿人生中的其中一个愿

望,就是能够娶姑姑为妻,姑姑,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不会有人非议的,能得

到莲珠姑姑你此等美人的垂青,是骏儿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庞骏认真地说道,

眼看美肉在前,他怎么会因为隋莲珠的一两句欲拒还迎的话而退缩放弃呢。


  「甜言蜜语,姑姑所认识的以前的小骏儿,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别人不说,

就是你家里面,南屏的美貌,就尤胜姑姑,那她又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隋

莲珠有些吃味地说道。


  「嘿嘿,姑姑与南屏,她有她的美,你有你的好,可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庞骏一边说一边其他部位也没有闲着,搂住隋莲珠的手,其中一只已经往上

探索,摸到了美妇人的小腹,下身也紧贴着她的翘臀,炙热而挺立的肉棒,已经

隔着衣物,嵌入了隋莲珠那深邃的臀沟之中,那满满的雄性气息与刺激,让她陷

入了迷醉当中。


  隋莲珠此时已经放弃了挣扎,乖乖地依靠在庞骏的怀里,她本就对庞骏有情,

再加上她已是久旷之身,心中的欲念酝酿已久,最后又在庞骏的对她的体贴与关

怀之下,终于沦陷了,她眼神迷离地抬头看着庞骏怯怯问道:「骏儿,你,你真

的喜欢姑姑吗?你会真的对姑姑好吗?」


  眼见隋莲珠这欲语还休,患得患失的神情,庞骏说道:「我对姑姑的情苍天

可鉴,如有半点虚言,天打雷……」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被隋莲珠用玉手捂住嘴巴:「别,姑姑信你,别说那种

不吉利的话。」


  看着隋莲珠这娇媚的模样,庞骏便把她搂得更紧,而美妇人也顺势依靠得更

加紧密,只听见庞骏说道:「放心吧姑姑,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总有一天,我会

让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夫人。」隋莲珠听了他的甜言蜜语,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二人静静地享受着这甜蜜的时光。


  过了好一会儿,隋莲珠才说道:「骏儿,姑姑能得到你的喜爱,实在是很高

兴,可是,姑姑依然是有夫家的女人,不能够因为姑姑一己之私,抛弃夫家,你,

你想与姑姑,做什么,姑姑,姑姑都会依了你,可我不能就这样跟你一走了之,

你明白吗?」


  看到庞骏失落的样子,隋莲珠有些好笑,她抚摸着庞骏的脸温柔地说道:「

你看看你,哪里像个杀伐果断的一方大员,分明就是一个讨不到糖果的小孩子,

姑姑答应你,姑姑每一季度都会来松州一趟进货,到时候……嗯哼,你想做什么,

唔唔,姑姑都依着你便是了。」


  隋莲珠的话让庞骏欣喜若狂,他捧着美妇人的娇靥亲了一口说道:「还是姑

姑对我最好,那,现在的话,姑姑,是不是可以,依着我啊?」他坏坏地看着眉

目含情的隋莲珠问道。


  隋莲珠听了,玉靥犹如熟透的苹果一般,红扑扑的,煞是美丽,她娇羞地说

道:「现,现在才,才刚到酉时,太……」


  庞骏坏笑着打断道:「不不不,刚刚好,姑姑乃是人间绝色,可是一时三刻

能好好品味的完?漫漫长夜,骏儿还要细细地对你轻怜密爱,让你享尽快乐,你

什么都不用去顾虑,放松身体,好好享受,好么?」


  隋莲珠羞恼道:「你……你……这样的话你都说出来……太羞耻了……」


  「来吧,姑姑,让骏儿,好好疼疼你。」说完,庞骏便牵着隋莲珠的玉手,

往她的床榻上走去。


  隋莲珠只好羞答答地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床上走去,仅仅用残存的理智,向外

面的贴身丫鬟秋雯吩咐道:「秋雯,我与刘大人有要事详谈,任何人都不能前来

打扰,明白吗?」秋雯领命而去,此时的隋莲珠就更加娇羞了,此等小女儿娇羞

之态,让庞骏更是爱怜不已。


  庞骏让隋莲珠躺在了床上,自己也上了床,双手撑在她两侧,面对面地看着

美妇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庞骏温柔地问道:「姑姑,骏儿,来了?」


  「嗯。」隋莲珠浑身一震,轻轻地哼了一声,接着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一副

任君采摘的模样,那柔媚的神情,那娇羞的脸蛋,无一不引诱着庞骏。



            一百、得偿所愿(上)


  庞骏低下头,淡淡清新的体香扑鼻而来,温热春情娇俏艳丽的脸蛋之上媚态

毕现,庞骏张开嘴巴,一口吻住了美人的性感樱唇,两人四唇一接触,便如胶似

漆的吻在一起了,隋莲珠滑腻香甜的丁香主动地伸了出来,散发出宛如兰花般清

新的气息。


  亲吻许久后,二人才分开四唇,接着,庞骏一边慢慢地亲吻隋莲珠的娇靥,

一边攀上了她的玉峰,这让她既害怕又痕痒,不多时便开始气喘吁吁,此时趁机

解开她的腰带,一只魔爪滑进她的衣襟里。


  「嗯哼。」隋莲珠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

而是继续闭上双眼,感受着庞骏对她胴体的爱抚,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自己久旷

的下体,开始变得温热潮湿。


  庞骏温柔地解开了隋莲珠的腰带,抓住了她的衣襟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内里

娇嫩白皙的冰肌玉肤,将胸前高耸坚挺的一双乳峰包裹着的肚兜顿时展现在面前

他的眼前,接着庞骏又伸手到她的粉背之上,贪婪地抚摩着她的香肌玉肤,然后

双手解开了肚兜的绳子,一双高耸雪白,坚挺的便旋转着跳跃而出,雪峰之上,

两点嫣红的乳珠调皮摆动着,散发出阵阵乳香。


  房间里,昏暗的烛光柔柔的照在他们的身上,隋莲珠那柔滑得长发如丝绸般

的闪着光泽,成熟美丽的娇靥,凹凸有致的胴体让庞骏怦然心动。


  他按耐不住,张开大嘴,隋莲珠只觉得只觉得胸前一热,男人的舌尖已在两

抹鲜红上扫过,乳珠一紧,其中一处乳珠便被庞骏含在嘴里,细细品味,灵活的

舌头,快速地拨弄着上面硬硬胀大的殷红,而另一处乳珠,也被这恼人的小坏蛋,

拇指与食指轻轻地搓揉着,剧烈的刺激,让她晃着螓首,满头秀发散落在身体两

边,鼻子里发出娇哼媚音。


  庞骏将头深深得埋了下去,贪婪地吮吸着隋莲珠酥胸上了殷红宝石,亲完了

这一颗,又去舔弄另一颗,从不厚此薄彼,几番下来,美妇人就已经娇喘连连,

如泣如诉,银牙轻轻地咬着玉腕,妄图不让自己那让人兽性大发的娇吟发出。


  过了好一阵子,庞骏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隋莲珠那双被他吮吸得发胀的乳珠,

继续往下探秘,一路往下,亲吻过雪白如玉光滑平坦的小腹,最终来到了一片乌

黑茂密的芳草丛林,然而庞骏却越过了密林继续往下,开始亲吻她的一双宛如玉

璧一样的美腿。


  到了最后,庞骏的嘴巴终于到达隋莲珠那双晶莹的玉足之处,他捏住晶莹雪

白的小脚,轻轻抚摸,看着这对白玉般可爱的小脚,魂飞天外,忍不住将玉足放

在自己脸上,轻轻摩挲,接着又张大嘴巴,把那秀气可爱的脚趾,含进了嘴里。


  「啊,」隋莲珠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庞骏,想阻止庞骏做这在她看来

十分脏的行为,然而庞骏却吐出脚趾,给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她好好

继续享受,她只好依言继续闭上眼睛,继续接受庞骏的舔弄。


  玉足被庞骏含在嘴里,他那灵巧的舌头,更是伸进了脚趾缝中,一点一点地

舔食她脚趾缝,像是在享用什么天下美味一样,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才把这对玉

足放下,然后把目光投到身下美妇人正面最后一块未曾沦陷的地方。


  庞骏的手探到了隋莲珠的桃源胜地,轻轻地将覆盖在鼓鼓幽谷上茂密乌黑的

芳草拔开,露出她肥厚粉红,微微向两面翻出的花唇,接着,他又将美妇人的大

花唇左右分开,那艳红柔嫩的小花唇也显现出来,而她那顶端一粒已经肿大的花

生米似的花蒂,吸引得他张嘴含了上去,一口含住那已经肿大成暗红色的花蒂,

每舔一下,身下的隋莲珠的全身就颤抖一次,樱唇轻启,发出低唔的呻吟。


  「嘤咛……嗯哼……骏儿,脏,别,别这样……」隋莲珠全身颤栗,虽然嘴

上说着拒绝的话语,但那些话却好像是在鼓励庞骏一样,更近一步的是,她下意

识地的挺起雪白的大屁股,把肥厚的肉缝凑近庞骏的嘴,而他则是时而长长的舌

头在深沟上上下下来回的舔动,不时的把两片花唇舔的左右分开,露出鲜红的嫩

肉来,时而又用舌头在美妇人的花蒂上,上下的拨弄弄的花蒂充血而胀大,亮晶

晶的发光,桃源中不自觉的淫水流出,说不出淫靡。


  少倾,隋莲珠享受到了庞骏舔弄她蜜穴所带来的快感与乐趣,任由庞骏舔弄

着自己的桃源花穴,不由自主地向上挺动臀部,迎合著舌头的舔弄,满脸绯红,

媚眼如丝,性感的双唇不时的张合,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声:「好骏儿……坏骏

儿……舔得……舔得姑姑……姑姑好痒……好美啊……」


  「姑姑高兴,就是骏儿最好的回报。」庞骏一边说,一边把舌头伸入她的蜜

穴之中,不时的刮弄穴洞的肉壁又痒又麻,爽得美妇人小穴不住收缩,淫水汹涌

而出,腰肢不断往上挺,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蜜穴之中。


  此时,隋莲珠已经被美妇人被庞骏弄得神魂颠倒,全身欲火焚身,炙热的快

感一波波的流遍全身,内心的欲火被彻底点燃了,全身肌肤泛起奇异的艳红,香

汗淋淋,疯狂地耸动肥臀,低低的呻吟转为高亢的叫声,淫水顺着被庞骏舔的大

开桃源花穴如同小溪一样流出。


  半盏茶时间之后,美妇人娇媚的呻吟,最终化成一声婉转悱恻的淫叫,隋莲

珠那久旷而又敏感的身体中,喷出一股浓稠而芳香四溢的阴精,如喷泉一般,不

仅射进了庞骏的嘴里,还把一些射到了庞骏的脸上,此时她才睁开美目,娇喘咻

咻,浑身酸软,娇弱无力,她眼神迷离,嘴里喃喃地说道:「嗯哼,姑姑是个淫

荡的坏女人。」


  庞骏笑着说道:「骏儿很开心,姑姑在我面前是个淫荡的女人,证明姑姑也

喜欢骏儿,也爱骏儿,女人,不就应该在爱人面前淫荡吗?」接着,他解开了自

己的衣服,掏出了那根早已胀大的巨龙,对隋莲珠说道,「姑姑享受完第一回了,

马上要来第二回咯。」


  「嗯……」隋莲珠微不可察地应了一声。


  庞骏将美妇人的修长双腿盘在了自己的腰部之上,扶住了自己那狰狞的巨龙,

向着那早已水漫金山的娇嫩唇片挺去,那硕大的龟头,一点一点地挤入了自己隋

莲珠温热湿润的阴道之中。


  「哦……好大……好热……胀死我了……」硕大的肉棒一下子将自己的阴道

塞得满满的,隋莲珠脑袋不由向后仰起,十分满足地发出了一声淫荡的叫床声,

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海潮般冲击着她的灵魂深处,原本就灼热无

比的娇躯剧烈颤抖。


  「舒服吗,姑姑?」庞骏温柔地询问道。


  「嗯……」隋莲珠微微点头。


  庞骏分开美妇人姑姑夹紧的大腿,让它们别在自己的腰间,抱着她纤细的柳

腰,下身微微退出,又轻轻刺入,如此反复十多回合,隋莲珠的娇躯已经越来越

热,俏脸酡红,杏眼娇媚,身体不停的轻微颤抖,每当庞骏动了一下,她便轻轻

娇吟一声,两条玉用力夹住庞骏的腰部,忘情地扭动自己丰满挺翘的玉臀,樱桃

小嘴之中发出了含糊的娇吟。


  隋莲珠的蜜穴淫道相当温暖,潮湿,紧致,庞骏的肉棒每次插入,都会把它

填得满满,龟头还不停地在花心处研磨,阵阵肉体撞击声从他们的结合处发出,

无比满足的春情在她的如花容颜之上荡漾着,媚眼如丝,时而紧闭,时而微张,

媚态迷人,娇喘呼呼,樱桃小嘴吐气如兰,一声声的娇喘不胫而走,荡漾在这个

房间之中,久久不消。


  「好深啊……啊……嗯……别……别……别那么用力……喔……」隋莲珠娇

喘吁吁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脸色火红如焰,水灵灵的丹凤眼似乎要滴出水来了,

「嗯……舒服……啊……」她的身体不断地扭动着,那依然娇嫩的蜜穴,在一张

一合的,吞吐著庞骏那快速抽插的巨大肉棒,一阵阵淫声浪语从她的口中发出,

两人结合的地方,都已经被淫水完全沾湿了。


  「噢……出来了……」没过多久,隋莲珠的双腿更加用力地夹住庞骏的腰部,

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身体颤抖着,接着,蜜壶中再次涌出一股灼热

的阴精,高潮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使她陷入失神状态之中。


  随着「啵」的一声,庞骏从隋莲珠的桃源蜜穴中拔出依旧坚挺的巨龙,让她

翻了个身,把肥美挺翘的硕臀高高翘起,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


  隋莲珠的玉臀并没有南湘舞或者柳德米拉那么肥大丰满,可胜在挺翘无比,

让庞骏爱不释手,把玩了一阵子之后,庞骏轻轻地掰开隋莲珠那紧窄的臀沟,那

朵娇嫩可人的迷人菊花,就出现在他眼前,一股浓烈的成熟夫人体香味扑鼻而来,

庞骏忍不住头部往前,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地刺了一下那朵可爱的菊花。


  「啊,那……骏儿不要……太脏了……不要……不行……那里……脏……求

……求求你……不要啊……呜……」突然,一股从所未有过的锥心蚀骨感觉,由

后庭直钻隋莲珠的心房,她不由得全身颤栗,这种万箭钻心似的快感,根本无法

抵御得了,没反抗几句,便被这新鲜的快感拉进了欲望的海洋中,淫穴之中又流

出了大量的淫液。


  眼见玩弄得差不多,庞骏便跪在隋莲珠玉臀后面,双手抓住纤腰,巨龙一挺,

从后面插入她的桃源花洞,美妇人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玉臀向后一顶,

好让肉棒插入的更深入,顶开娇嫩花瓣,在空虚的花径中,饱满的畅快感觉立刻

再次涌上了她的心头。


  在强力奸插美妇人的同时,庞骏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伸出食指探入了隋莲

珠的菊花蕾内,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隋莲珠又感到刚才那种异样的畅快感觉,但

这更让她感到羞耻,但无奈她酥软无力,只得呻吟道:「不要……那里……那里

很脏……不要……啊……」


  在庞骏前后夹攻之下,隋莲珠很快又酣畅淋漓地泄了一次,蜜穴内一阵急促

的收缩,一股大量的淫水从花蕊深处喷出,狠狠地打在了庞骏的龟头上,庞骏在

这股阴精的冲刷之下,舒爽无比,将巨龙奋力深入她体内,顶住柔软的花心,精

关大开,一股股灼热的阳精灌入美妇人的成熟玉壶,烫得她两眼直翻白眼,魂飞

天外。



           一百零一、得偿所愿(下)


  窗外,夜悄悄的进行着,外面依然是寒风习习,而房间之内却又是另一翻让

人血脉膨胀的景象,只见是春意浓浓,郎情妾意,大床之上,一具成熟丰韵的胴

体跪伏在床上,一个男性身躯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的腰肢,炙热的肉棍深深地插

入了美妇人湿暖的桃源蜜穴中,而美妇人则是扭过臻首,呼吸急促,眼神沉醉而

迷离地看着身后的爱郎。


  庞骏拔出插在隋莲珠蜜穴中的巨龙,一股浓稠的白浊就从蜜道中缓缓流出,

美妇人也随即完全趴在了床上,娇喘吁吁。


  庞骏上前躺在隋莲珠的身边,一手撩开隋莲珠那香汗淋漓的凌乱秀发,迎上

她那风情万种的妩媚眼神,温柔地问道:「好珠儿,舒服吗?」


  隋莲珠眉目含春地瞪了庞骏一眼,柔柔地说道:「嗯……你这个坏家伙……

刚才还姑姑前姑姑后,现在得手了,就成」珠儿「了,哼。」


  庞骏笑嘻嘻地把手搭上隋莲珠的翘臀说道:「我们现在有了肌肤之亲,俗语

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骏儿叫你珠儿,是亲昵的叫法呢

。」


  「谁跟你是夫妻了。」隋莲珠妩媚地白了庞骏一眼,随着嘴上说着否认的话,

可她的纤纤玉指却在庞骏的胸膛画着圈圈,好不甜蜜。


  庞骏眼见美妇人这妩媚风骚的模样,胯下的巨龙逐渐恢复它刚才耀武扬威,

雄霸天下的威势,紧紧地贴在隋莲珠的大腿根处:「好珠儿,你真美,我又忍不

住了,嘿嘿。」


  隋莲珠吓了一跳,浑身酥软无力的她抓住了爱郎的手臂,颤声道:「你怎么

又……不行了……人家受不了啦!」隋莲珠又爱又怕,软声哀求道。


  庞骏眼见隋莲珠的下体已经略带红肿,刚才的欢好已经把她喂得饱饱的,已

经不堪挞伐了,于是,他坏笑着凑到隋莲珠的耳边,低声与她耳语几句,隋莲珠

眼中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这样也可以的吗?」


  庞骏答道:「一般的女子当然不行,可姑姑不是一般女子,当然可以。」


  得到爱郎肯定的答复,隋莲珠一副「败给你了」的样子说道:「你就会作践

姑姑。」说完,她就整个人平躺在床上,目光羞涩地看着庞骏。


  庞骏看到如此纵容自己的隋莲珠,暗叹一声夫复何求,便翻身上马,跪在隋

莲珠腰部的两边,挺立起自己的肉棒,捧起她丰满的美乳挤出深深的雪白乳沟,

紧紧夹着庞骏的巨龙,大奶子不断摩擦滑动起来。


  大龟头一下一下的顶撞在了隋莲珠的下巴之上,把她搞得有些心慌意乱了起

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隋莲珠又一次的抬起了头来,双手微微一用力,就那样的

用自己丰满而坚挺的雪白大乳房,夹着庞骏的大鸡巴,向着自己的嘴边送了过去,

伸出了舌头,在龟头上舔弄了起来。


  隋莲珠的一对美乳是那么的柔软而充满了弹性,而灵活的舌头在庞骏的巨龙

头上舔动的动作又是那么的火热而疯狂,还没有舔动几下,舌尖刺激马眼是产生

的那种酥痒的感觉,就从龟头上涌动了起来,让庞骏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庞骏并没有刻意压制自己射精的冲动,坚硬而火热的

巨龙,抖动了起来,一团团乳白色的阳精,从马眼之中喷射了出来,隋莲珠正伸

出着舌头,在庞骏的龟头上不停的舔动着,一个不及防备之下,连躲闪的念头,

都没有来得及,就被庞骏射出来的精液,喷到了脸上,脖子上,眼睛眉毛还有乳

房之上,那俏脸之上布满了精液的样子,也使得这个成熟的美妇人,看起来显得

十分的骚媚撩人,庞骏一时间看得痴了,又再次扑了上去……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窗外照射了进来,落在了房中二人的身上,隋莲珠首先

醒来了,而庞骏也适时的睁开了眼睛,两人似乎心有灵犀一样的,又一次紧紧的

拥抱在了一起,两人如漆似胶地拥抱在一起,嘴对嘴纵情接吻,异常甜蜜地热吻

了许久之后才分开。


  看着一脸春意盎然的隋莲珠,庞骏紧紧地搂住她,温柔地问道:「姑姑,昨

晚舒服吗?」


  隋莲珠微不可察地「嗯」地回答了一声,然后伏在庞骏的怀里,说道:「姑

姑是个坏女人,竟然跟你有了夫妻之实,以后,我都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你娘。」


  庞骏笑着说道:「这好办,就是以儿媳妇的身份去面对啊,亲上加亲有什么

不好的,有你这么美丽能干的儿媳妇,我娘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隋莲珠听了,就更加娇羞可人了,好一会儿,她才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事情一

样,慌张地说道:「糟了,已经天亮,其他人应该都醒了,如果让他们都看到你

从我的房间里面出来,那就什么都暴露了,快起来吧。」说完,她便想坐起来,

谁知道她这么一动,下体好像被撕裂一样的痛楚传来,她一看,原来自己的桃源

蜜穴,被庞骏干得红肿红肿的。


  庞骏体贴地抚摸着她的玉背说道:「不碍事,我武功好,要躲开人们的视线,

还是很容易的,只不过就苦了你了,昨晚你受累了,今天还是好好休息吧,货物

那边,你派人到我的府上,我找墨江寨的人与你谈价钱就好了,放心好了,时候

不早了,我要回去刺史府,今晚再来看你。」看到隋莲珠点点头,庞骏才放心地

下床穿衣服,然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才从窗户离开了房间。


  幸好隋莲珠包下的是客栈中的一处独立别院房间,旁边只有贴身丫鬟秋雯居

住,而秋雯已经知道自己与庞骏之间的关系,倒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而其他的下

人,只是通过秋雯姑娘得知,夫人感染风寒,身体不适,今天不能出外谈生意,

而是派了一名掌柜前往刺史府,说是刺史大人已经帮夫人找到了药材货源,让掌

柜去谈价钱,便不再打听了。


  燕州,总督府,辽东总督费霖正在书房中看着一本《十六朝史》,这时,他

突然听到儿子费龙海的声音:「爹,不好了,爹。」只见费龙海气喘吁吁地冲进

了书房。


  「哼!」费霖冷哼一声,把《十六朝史》放在桌子上,斥责费龙海道:「四

十岁的人了,为父平时是怎么教你的,还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费龙海虽然是燕州指挥使,但是在父亲面前,却跟一个犯错的小孩子没什么

区别:「爹,这次真的出大事了,那,那刘骏,他把,他把整个祖家都杀光了,

祖氏一门两百多口人,被他新招下的墨江寨胡骑,杀得一干二净,片甲不留啊。」


  费霖听到这个消息后,皱了皱眉,正想说些什么,这时下人来通报:松州刺

史刘骏的信使求见,费霖马上道:「快传。」


  过了一会,一个年轻人进了书房,向费氏父子行礼道:「卑职孙子寒,见过

二位费大人,在下是刘大人旗下贴身侍卫,我家大人有一份书信和一份礼单,要

卑职交给总督大人。」


  「哦?书信和礼单?让老夫看看。」费霖伸出手,向孙子寒索要书信。


  孙子寒双手把书信和礼单奉上,费霖拿走了书信,费龙海拿走了礼单,父子

二人都细细地看起来。


  看完了书信,费霖抚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个刘子业啊,不

愧为三公还有陛下都另眼相看的年轻才俊,做事讲究王道,滴水不漏,好,好啊。」

接着他对孙子寒说道,「好了,你家大人的意思,老夫懂了,你先回驿馆吧,有

什么事情,老夫就派人通知你的了。」


  孙子寒拱手离去,他离开之后,费龙海才好奇地问费霖:「爹,到底那刘骏

写了什么,让您老人家如此高兴?」


  「高兴?」费霖摇摇头,「为父是觉得,这个天下,更加有意思了。」说完,

他把庞骏所写的书信递给了费龙海。


  费龙海看了越发惊讶,上面除了据他们所知,祖氏一族在松州洲的所作所为以

外,还有大量他们所不知道的情况,与北胡人走私,勾结东瀛人,他的一字一句,

都是按照世人所得知的事实,但是并没有提及费青妤的事情,而是让人有一种觉

得是祖氏一族里通外国的丑事暴露,暴起作乱,自己出手镇压的感觉,无论是用

词,理据,都非常紧密,逻辑通畅,不会有人感到突兀。


  费龙海看完书信后,问道:「爹,那我们,该怎么办?祖家毕竟是我们的姻

亲,如果他们被灭门了我们依然坐视不理,那其他的辽东大族,恐怕会与我们离

心离德啊。」


  「愚蠢!」费霖怒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辽东七十六家大族,谁没

有与北胡东瀛人走私交易?可是这事情能够摆上台面说的吗?被人家拿住了把柄,

就是他们自己无能,这能够怪谁?其他家族的人,恐怕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忙着

撇清关系,你还想打击报复人家刘骏?是不是想让朝廷认为我们都与外敌勾结,

颠覆大晋?我们费家首当其冲,你还嫌不够麻烦吗?」


  「那如果,刘骏继续在松州铲除豪族,我们该怎么办?」费龙海小心翼翼地

问道。


  「他现在这么做,就是拉一批打一批,降低他掌控松州的阻力,他是个聪明

人,知道物极必反,过多的弹压会造成更猛烈的反扑,所以他才会把交易场这个

下金蛋的鸡拿出来,与剩下的大族分享,用利益去跟松州豪族交换权力,人啊,

都是趋利的,刘骏是大有野心的人,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要通过利益把松州上下

彻底与他捆绑起来,彻底掌控松州上下,为其所用,所以为父才说,这个天下,

未来会更有意思。」


  费龙海瞪大眼睛:「他另有所图?他想?」


  「如今陛下对天下各大豪族的弹压越发厉害,为了保住利益,而豪族对下面

百姓的压榨也变得竭嘶底里,稍有不慎,就会天下大乱。」


  「那我们……」


  费霖看着自己的儿子摇摇头道:「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为父只有你跟你二弟

两个儿子,你长于行军打仗,布局谋划,并不擅长,你二弟长期混迹商贾之间,

未有大格局,至于儿孙一辈,都皆是守成有余进去不足。」


  费龙海问道:「那,爹您的意思是……让那刘骏,与咱们结姻,明媒正娶,

迎娶妤儿?」


  费霖依旧摇摇头道:「让他迎娶妤儿,不说辽东各大族的反对,就连朝廷也

容不了他,他现在做的事情符合陛下的意愿,如果他胆敢与豪族有明目张胆的勾

结,相信朝廷马上就会放弃他,到时候,他将死无葬身之地,妤儿喜欢怎么做,

就怎么做吧,反正只要天下一天相安无事,妤儿一天就不能嫁给他,明白了吗?」


  「孩儿明白,多谢爹的教诲。」


  「为父乏了,你先回去吧,刘骏之事,为父自有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