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主人带我进入天堂
时间:2019-12-06

主人与樱奴的爸爸妈妈是大学校友,也是至交。很小时候起,就记得主人常

常来我家里做客。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看着主人和爸爸妈妈谈天说地,总是喜

欢看主人笑的样子。主人大我26岁,那时候叫他×叔叔。樱奴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像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一样的爱上主人的,只是清楚记得高一的一天在家门口和爸爸妈妈一起送别主人时,主人的右手随意的放在我的左肩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笑着说好好学习呀。那一次的碰触,永生难忘。直到现在,我仿佛仍然能感受到主人手心的热度。

那一晚,我第一次为一个男人难以入睡。也是那一晚,我第一次梦见和一个男人赤裸相见,我们亲吻,我们抚摸彼此的身体,我们的喘息声——从此以后,我在心里深深地、炽热的爱着这个男人,无法自拔。而主人不知道,他依旧谈笑风生,依旧如往常一样带给我小礼物,嘱咐我好好学习。他不知道,一个女孩已经悄悄而炽烈的爱着他了。

度日如年的几个月后,我终于无法控制的给主人写了一封信,里面写着:

“×××(主人的名字),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了。你也爱我吧(主人曾有过短暂婚姻,之后一直单身)。”

主人收到后却没有任何回音,我甚至感觉到主人刻意回避我了,也不再接我打的电话了。我很痛苦。后来,一个下雨天,我喝醉了,不知不觉来到了主人的住所。主人见我醉了又淋了雨赶紧把我带进浴室里说用热水冲冲换上干净衣服。

酒精真的可以让人疯狂吧,我脱光了自己,走出了浴室,安静的站在主人的面前。

主人惊呆了,赶紧用衣服裹住我说不可以不可以,我和你的爸爸妈妈是至交啊。我哭,我哭着说×××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主人说不可以,说我醉了,说先去睡一会,等醒来再说。我睡着了,又醒了。躺在主人的床上,枕着有主人气味的枕头,抚摸着被子觉得特别幸福。主人给我端了面包和热牛奶。主人看着我吃光了它们。主人说,你回去吧,我们不能在一起。我的直觉告诉我主人也喜欢我或者说爱我。我对主人说,如果今天你让我离开,我就离开这个世界,没有你我不能活。主人看着我,后来慢慢的紧紧地抱住了我。

主人洗了澡,仅仅在腰间围着白色的浴巾,我的脸红了。我还没有真正的看过一个男人的身体,我也不清楚男人和女人做爱到底是怎样的。主人笑了,拉上了房间所有的窗帘。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自己很想要和主人做爱,虽然我还不知道如何开始。我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自己,抱紧了主人。主人轻轻的在我耳边问我怕吗,我摇头。

主人你知道吗,这是我盼望的一刻,我想把我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主人很快明白了其实我什么都不懂,于是他抱我进了卧室。在昏暗的房间里主人抱着我坐在了穿衣镜前,主人说先要给我进行科普教育。主人让我看着镜子,指着我的身体告诉了我阴蒂在哪里、尿道在哪、阴道在哪、还有肛门,在这个过程里我竟然控制不住的湿了。主人发现后很开心,说我是个敏感的小东西。

(主人,樱奴又湿了,一会再继续写哦。跪叩)主人将樱奴放在了大床上。躺在雪白的棉质的被子上背觉得有点凉凉的,可又觉得自己身体在发烫,也许要燃烧了吧。看着主人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看着主人把灯光调亮了一些,我感到自己在微微的发抖,控制不住的发抖。是渴望,是紧张,是害怕,是兴奋,不知道,也许都是。

主人终于俯下整个身体覆盖住了我,主人捧着我的脸,笑了,说你在发抖哦。

突然脸发烫,很热很热,我想是脸红了吧。主人吻我了,我已经忘记了主人吻了我有多久,只记得,我要窒息了,主人的唇好软,主人的气味让我迷醉。主人吻了我的额头,我的眼睛,我的脸蛋,主人亲吻到我的耳朵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听见主人在耳边轻轻地笑了。很羞,不知道该逃到哪里去。主人吻我的脖子,有点痒,我扭动着想躲开,可主人紧紧的抱住了我。

主人舔吻了我的肩头,我的锁骨。主人终于亲吻到我的乳房了,主人看着我的两只乳房说小小的,突然就害怕了,害怕主人不喜欢自己的身体。主人也许感觉到了,说傻瓜,小小的我也喜欢阿,这样鲜嫩,而且它们还要继续长大的呢。

松了一口气。主人仔细的亲吻着我的乳房的每一处,主人用舌头逗弄着乳头说,红红的,小小的,像樱桃。主人无比温柔的揉弄着我的乳房说,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我想哭,我想,幸福也就如此了吧。主人一直亲亲,主人伏起了身体。我看见主人胯下那支昂扬着粗大的肉虫,吓坏了,眼睛都直了。主人笑,就是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脑袋里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自己在做什么。我想这个粗大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害怕,紧张,却又隐隐的期待吧。

主人握住了我的腿分开了,我很慌张想要合拢双腿,主人沉着嗓子说宝宝,为我打开。我听话了,只是无法面对主人的眼神,扭过了头,双手抓住身下的被单。主人跪坐着,将我的身体向他慢慢拉拢过去。我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那么隐秘的地方,那么羞耻的地方,这样清楚的近距离的第一次展现在一个男人的眼前。

清楚地感觉到主人呼吸沉重了,主人说坏宝宝,你湿了。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以为自己尿尿了呢。主人低下头吻住了我的下面。我真的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样的感受了,是巨大的震惊,无比慌乱吧——感觉到主人的一根手指插入到了体内,觉得刺痛,想要主人的手离开自己的下面。主人的身体压住我,亲吻我,叫我放松,说慢慢就会好了。

主人的手指在轻轻地抽动,依旧不适,有刺痛的感觉。主人说你又流水出来了哦。主人似乎在试图再插入一根手指,弄痛我了,忍不住叫了起来,说痛。主人吻我,深深的吻我。主人说宝宝乖,再忍忍,一会就好了,主人的两根手指在身体内轻轻的抽动着,痛,很难受。迷糊中听见主人说宝宝要把你的小洞口扩开一些,要不然我要不了你。主人出汗了,听见主人难受的沉重的喘息声了。主人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主人说宝宝,我要进入你了,我要要你了。

紧张到极点,觉得可能自己立刻就要真的属于眼前这个深爱着的男人了,又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觉得特别特别渴,主人见我在吞咽在舔自己的嘴唇,于是喝了一口水喂到了我的嘴里。主人说,宝宝,接下来可能会疼,但忍一会就不会很疼了,你能吗。感觉到了主人因为隐忍而带来的难受,我点头,说××,我要成为你的女人。主人将姿势调整了一下,感觉到他的那只已经涨大到可以看见青紫色血管的大肉虫在触碰我,呼吸无法控制的急促起来。

感觉到主人在试图进入,痛,很痛,觉得自己的身体像在被撕裂——主人一直没有能进入,我真的很痛,忍不住扭动。主人抓住了我的腰,突然挺动他的下体——我觉得我不能呼吸了,下面无比的刺痛,还有特别的涨痛,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某种东西满满的充满了,不能动,主人俯下来吻我,温柔的揉弄我的乳房——后来稍微觉得好了些,主人小心翼翼的动了动,主人说,宝宝你太紧了,你让我快要发疯了。主人依旧小心翼翼的动着,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觉得自己被这个男人完全的充满了。主人说,我们真正的属于彼此了。很幸福,泪珠滚落下来。

主人舔干了我的泪水,说“傻宝宝——还很痛吗。”其实还是觉得刺痛,不太好,但我摇头。主人终于控制不住地在我的体内狂野的冲刺了起来。

觉得自己在云端,或者自己已经死去了,不敢相信,自己在和这个深爱着的男人做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最甜蜜的事——主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我觉得自己被主人撞击到眩晕了,主人闷哼一声,觉得自己体内像被注入了温热的东西,主人无力的俯盖在了我的身体上,主人说,“宝宝,你是我的了,我在你的体内射精了。”

“你也是我的了吗,”我问。

“当然,傻宝宝。”抱住主人的头,狂热的亲吻。

主人抽离了我的身体。雪白的被单上,几抹鲜艳的红。脸红了。

主人笑,抱着我在耳边说,“这是我占你的证据,是你完全属于我的证据。”我想,我被泡在蜜罐里了。

主人温柔的为我清理了下面,“主人说对不起啊,把你这里都弄肿了。”

主人抱着我泡了热水澡,主人给我做了丰盛的晚餐——午夜,迷迷糊糊,亲吻着这个男人,抚摸着他宽厚的背,他醒了,在耳边沙哑着问,要我吗。要,要,要……主人再一次的进入了我的身体。很疯狂,主人粗大的阴茎、狂野的抽插让我进了天堂,或者沉沦进了地狱。

【完】

上一篇:吃屎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