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神雕后传 幻淫记
时间:2019-12-06

在杨过享受着华筝处女阴道的窄紧的时候浴室里的淫宴也进入新的阶段。

程英和黄蓉并排着以跨骑的姿势被身下的男人不停肏干,而两女的身后也跪着两个男人将鸡巴肏进她们那不比小屄逊色多少的菊穴里耸动着,边上围着一圈准备轮换的男人对着她俩摆动着的娇躯撸动着鸡巴,不时有人走上前把鸡巴塞进她们的小嘴里享受一番自家主母的口舌侍奉。

两女在男人们的肏干下也是情动不已,从她俩那微微泛红、光泽无比的肌肤,双眼中爱欲迷离的眼神,小嘴里没有停过的浪叫,在男人肏干下迎合扭动的腰肢,还有那鸡巴抽送之时被大量带出将身下男人的阴毛和小腹全都浸湿的淫水都能看出这两个女人现在正被肏的欲仙欲死。

「英儿,你是…嗯…从哪里救到这些男人的…啊…居然有这样的…嗯…耐力…嗯…普通人的话早…啊…就射精了…啊…他们都快比得…啊…上那四个我们…嗯…在夏口找到…啊…的当兵的了。」

「啊…他们大多数是…嗯…猎人还有…啊…几个以前…啊…是镖师…啊…身子都还不错…呜…轻点,喉咙都要让你插穿了」

「后面的…啊…也要再用力点…啊…就是这样…那英儿你来…嗯…的路上…哦…一定让他们…嗯…肏的很爽吧…啊…有没有让他…嗯,再肏进去点…啊…他们在你的…子宫里射过…呜呜…」

「啊…真棒…啊…从第一次…被他们肏了以后…啊…再快点…他们就没让我和双儿…嗯…下过马车,每天都…啊,这下好后重…都要把我们肏昏过去…啊…才会罢休…呜呜…让我把话说完你再…呜呜…啊…这也算是耶律齐自作…嗯…自受,我们两都…啊…没空李莫愁就只有他自己…嗯…看着了…啊,好爽…没有…我还没让他…啊…他们在子宫里射过……他们要射的时候我都会…嗯…让他们射在其…啊…其它的地方…啊…我还想要给杨大哥…生孩子呢」

「那今天…啊…就让他们射…嗯…进去好了,我…和龙姑娘用的…秘术…你们功力不…够维持不了…嗯…多长时间所…以给你们改了个新…新的法子可以把…啊…子宫里射……进去的精液…啊…都逼出来你…嗯…今天就…啊…爽…啊…一下吧」

「真好,多谢伯母…啊…顶到了…每次让他们肏到高潮…子宫里都会…嗯…好饥渴…啊…可又不能让…嗯…他们射进去…啊…我们自己也不好受…嗯…你们听到了吗…嗯…今天你们可以随便射…啊…想在哪射就在哪射…啊…」

「你们听好了哦,我这里…嗯…可要全都射在里面哦…啊…好吃的…嗯…东西可是一……一点都不能…啊…浪费」

「两位夫人放心,我们一定用精液把你们喂的饱饱的不管是上面那张小嘴还是下面那张浪嘴」围在她们身边的男人一听更是兴奋,其中一个正在肏干程英小屄的男人接口说道。

「呵呵呵…真会说话…嗯…那就…嗯…快点射进来…啊…让夫人来给你…嗯…评价一下…啊!!…量好多…好烫…真是不错」黄蓉感觉身下和身后的男人因为太过兴奋而开始一抖一抖的鸡巴,更加快速的扭动起腰肢,阴道和菊穴里也是一阵阵的夹动,嘴里说着的淫浪话语让两个男人实在忍不住那射精的欲望将精液射了进去。

「呀!!!!…好舒服…好长时间没被人在子宫内射过了…虽然在菊穴里被射精也不错但果然还是这个更爽…好舒服…感觉人都要化掉了。」在程英身上肏干的两个男人同时射了精,她的身子随着体内鸡巴的每一次跳动而喷射抽搐着,一脸舒爽愉悦的表情闭着眼睛享受着被内射的快感。

小龙女的肌肤在郭府的女人中也是最好的,更加不用说其它的女人们,那洁白如雪润滑如玉的肌肤再加上那难得一见白虎之身让围着他的男人们着迷不已,一群男人将她围在中央,托着她的身子举在半空中摆成了大字形然后凑上前去在她的玉体上亲吻舔舐。

全身上下传来的感觉也是让小龙女快感不断,双手双脚上都有一张嘴犹如对待圣物一般得在一寸一寸的亲吻着上面的肌肤,玉背上则是两根舌头在一上一下舔舐,从香肩一路向下一直舔上臀肉在上面舔弄吸吮一番又原路返回如此反复着,在小腹上的男人似乎对小龙女的肚脐很感性趣,舔舐她的腰腹一阵就会伸出舌头在肚脐眼上轻舔一番。

而她身上的那些敏感区域更是被男人们集中照顾,双乳、阴阜、红唇、耳垂甚至是菊门都有三四张嘴在上面争夺着,你吸一口我舔一下,你含上乳头我就舔动乳肉,你舔上阴唇我就吻上那光洁的阴阜。

杨过他们也没少给小龙女舔过身子但是三四个男人的舔舐和一群男人的舔舐所产生的快感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那全身上下如波涛般连续不断的快感一刻不停的冲击着小龙女的心房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体温越来越高,身体里累积的快感即将喷涌而出。

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小龙女的身体就如同被玩坏的洋娃娃一样无力的瘫软在男人们的手上,可男人们并没有停下口舌的活动依然在不停的感受着小龙女那泛着红光的肌肤。

直到小龙女被送上第四次高潮之后,一声带着哭音的恳求才停下了男人们的舔舐「求求你们,快停下、快停下,再这样下去我要疯掉了,嘴里、小屄、菊穴,不管哪里都好,求求你们快肏进来,我真的受不了了。」

高潮的快感的确让小龙女舒爽不已,但高潮过去之后身体里却感到无比的空虚,而那种感觉随着男人们的继续舔舐越来越强,在第四次高潮来临之后那强烈至极的空虚感使小龙女再也不受住,泫然欲泣得向男人们发出了求欢之音。

男人们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女人,那脸上泫然欲泣的表情、眼角带着泪花水光盈盈的双眼,微微张开嘴角流着清唾的红唇,因男人们的舔舐而涂上一层淫靡水光在呼吸中一起一伏的玉乳,在快感刺激下淫水不绝的小屄以及她那一身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让人觉得淡漠优雅的气质,现在的小龙女就像一个刚刚遭受了凌辱的仙女,这更加的刺激了男人们心中的肆虐欲望。

小龙女被摆成了跪趴的姿势,可她身上的高潮反应还没有过去上半身只能软软的趴在地上身体还在一抽一抽的,那娇弱的样子让这些被心中欲望的所俘获的男人们更为的兴奋。

一个男人冲上前去抱着她的的臀部,没有任何挑逗也没有任何前戏的直接顶开肉唇狠狠的肏了进去粗暴而疯狂的挺动起来,然后十几双手就摸上了她的身体抓捏揉搓,简直就像之前的重复,感受着全身各处传来的比之前还要强烈的快感小龙女无力的呻吟着「不要,不要,不要一起来,会死的,真得会死的…呜呜…」那轻微的呻吟被一根鸡巴堵在了嘴里。

两个男人在不加控制的疯狂肏干下很快就开始了射精,两人都把鸡巴紧紧的顶在小龙女的身体里将一波波的精液深深的灌入其中,还没等他们射完他们的身子就被人拉了开去,还在喷射的精液射到了小龙女的玉臀和俏脸上,后面的男人也不管这些,直接顶上位置将鸡巴肏进她的身子里疯狂的耸动起来。

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粗暴直接的肏干着内射着,小龙女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她想要运劲推开他们可自己的身体却想要更多的快感似的不但用不上多少力气还开始不停的迎合着他们的侵犯。

在连续不断的内射、高潮之下小龙女眼中的神光越来越低弱,身体的迎合却是越来越激烈,在小龙女最后的意识中她似乎看到了一旁的陆无双也和她一样被一群男人围着,身体软绵绵的任由两个男人架在半空一同肏干着。

陆无双现在是一点也霸气不起来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就像没了骨头似的任由男人们玩弄着,她挺着微微凸起的小腹由两个男人的身体夹着顶在半空,小屄和菊穴被两根挺胀的鸡巴撑的大大的,混合着精液的白色淫水被男人的疯狂肏干从腔穴里面带出来顺着无力悬挂着的大腿一路流到地面。

她的嘴中犹如梦呓一般的呻吟着「你们…等着…明天…看我…怎…嗯!!…不要…再射了…再…也装…不下了……」

黄蓉、程英、完颜萍和耶律燕四女被头对头的放成了一圏趴在那里,身后的男人一边猛力的肏干她们一边让她们互相亲吻,从四女那和小龙女一样瘫在地上的上半身和低微的呻吟声,以及那翘起的香臀下面的地面上的一大滩白浊的液体看来她们也已经接近崩溃边缘。

在这样的淫乱氛围之下不时的有原本过来洗漱的男女被那淫靡的气氛与男女舒爽的呻吟、放浪的尖叫勾起心中的情欲挑起胸中的欲望不由自主的加入到这场疯狂淫宴之中,放眼望去室内皆是汗流浃背疯狂耸动着身体的男人,身上粘满白浊精液仍在扭摆着腰肢的女人,地面上淌满了浓稠湿滑的体液。

最后连不准备在今晚就参加乱交淫宴的华筝都被那淫乱的气氛所蛊惑被拉下了水,虽然一开始她依然不让别的男人肏她,只是将小嘴和双乳交了出来,她正一边被杨过肏干着一边给把鸡巴送到她面前的男人们做着口交,一对丰乳也不停地被男人们摸弄舔舐。

可像这样在刚刚给自己破身的男人面前,一边享受着他肏干着一边又让别的男人渎玩自己的身体的淫乱之行对于一个刚开苞的处女来说太过刺激,华筝的身体变得非常的敏感在杨过的肏干下一小会就会迎来一次高潮,那连续不断的强烈快感彻底冲垮了她的理智,最终献出了自己的菊穴在杨过和其它男人的同时肏干下沉浸入更加疯狂的乱交中去了。

结果第二天,绝大多数的人都没能从床上爬起来,起来的人也是腰酸背痛、下体红肿、混身无力难受得不行。

杨过几人倒是没什么事,他是被一阵阵的快感爽醒的,睁开眼睛一看一对丰硕的巨乳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不停地在眼前晃荡着,眼光向下长浓密阴毛的阴阜将自己的鸡巴吞入其中上下套动着。

「公子,你醒啦。」一道女声将他的视线拉回上面,从晃动的巨乳间隙中杨过看到了这个女人的脸。

「傻姑!!你怎么……」杨过吓了一跳,自己昨天并没有和傻姑一起睡呀,一望身边华筝依和小龙女依然昏沉沉的睡在那里。

「已经正快正午了,姑姑让我来叫你起床,她在大厅里等着你,怎么了?公子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这样叫你起床的吗,公子,傻姑夹得你舒服吗?」

「很舒服,以后也记得这样叫我起床,好了傻姑,既然伯母找我有事我就先过去下,等我回来我们再继续。」虽然不知道傻姑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有这样的好事送上门杨过自然高兴,在傻姑仍在套动的屁股上捏了一下让她停下了动作,杨过穿好衣物又在傻姑身上摸弄了一阵就去找黄蓉了。

杨过来到大厅,看到黄蓉正在对被任命为山庄管事的苓香吩咐着什么,于是也走上前去坐在一旁听着,只是在他走过苓香身旁的时候又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让她脸上一红,黄蓉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苓香,就这样吩咐下去吧,还没建的内庄先不说,以后这外庄的一切日常除了男女情爱之外都得按照外面的来,不许有人赤身裸体的行走更不许有当众交合的行为发生。他们男女之间可以处自由相处,只要女方同意也可以随意交欢,但是只能在房中行淫,真得看对眼就由我们做主许你们婚嫁。就算有女人愿意多人淫乱人数也不能超过五人,还有,在没有得到女方同意的情况下不能在她的身子里射精,昨晚那样的事更是不能再发生了,不然真得会出人命的,告诉他们违反的人我们会将其送回中原任其自生自灭。」

杨过一听这个也想起,昨晚真是好险,当他从华筝美艳的胴体上获得满足之后,才发现身边男人们那犹如癫狂的行为,小龙女和陆无双居然让他们玩弄的失去了意识,只有身体还在随着他们的肏干做出本能的回应,更是有不少女人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连呼吸都是微弱不已,可那男人们依然不管不顾地把着她们的双腿死命肏干。

最后杨过只好把那些着了魔一样的男人全都打晕对众女又是一阵施救才没有真的搞出人命来。

苓香也是昨天到最后还有意识的少数女人之一,想想昨天有些姐妹差点就被活活肏死在了浴室之中,而她自己也是在男人的肏干下在理智崩溃的边缘游荡,不由的脸色发白。

杨过把苓香搂了过来放在大腿上一边小声安慰一边对黄蓉说道:「伯母,昨天晚上的事我总觉得不对劲,再怎么说那些男人的体力和耐力也太好了,连你们几个都差点就昏过去了,可他们居然还有体力在那不停的肏干,而且当时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很是不对。」

「的确,他们那种情况真是太异常了,一般人别说是我和龙姑娘就是燕儿和萍儿都能放翻一片,昨天…那种情况,我昨天并没有运起缩阴的秘术的可结果居然那么快被他们…肏出了高潮,再后来身上居然运不出一点力来,这件事一定要细查。」黄蓉说着昨晚的事其间大概是想起了当时身上的感觉不由的夹了夹大腿,然后看着杨过说道:「不过今天让你过来是别的事,你跟我去一趟埋香冢帮我在那里找一样东西,我有些事情想要确认一下……还有…过儿,苓香……我可是刚刚定下了庄里的规矩,你们两可不要带头违反啊……」

只见那边杨过虽然是在听着她的话,可是那只手已经钻进苓香的领子里握上一只丰乳摸弄起来,苓香也是脸色绯红的用小手在杨过的裤裆上轻抚着。

黄蓉连忙叫止了他俩,自己身子上昨夜留下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退,要是让他们两再在她面前弄下去,自己搞不好也要违反那自己刚定下的规矩和他们一起交合起来了。

杨过嬉笑着将手从苓香的衣服里抽出来说道「不好意思伯母,习惯了,一不注意手就……」

苓香也是红着脸向黄蓉行了一礼快步走了出去,裙子臀部上那块浅浅的水印别人看不出可又怎么逃得过厅中两人的眼睛,看来身体还没从昨晚的疯狂中恢复过来的并不只黄蓉一人,只是受了杨过些许的挑逗,苓香的身子有起了反应。

黄蓉在杨过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拉上他出庄向桃花岛内陆而去。

两人穿过那片被黄药师布下迷阵的桃林来到了冯氏埋香冢。刚到入口黄蓉就停下身子皱着眉头看着那扇暗门。

杨过起先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凑上前仔细一看,门下的地面上有一些非常清晰的划痕应该是新近留下的,这扇门最近被人打开过「伯母,这是…」

「恩,过儿,不用但心,我大约猜到是谁了,可是他为什么……」

「恩?」杨过听到这话看了看黄蓉,见她什么也没说也就什么也没问,两人打开暗门取下墙上的火把用火折子点上走了进去。

下到三层,杨过刚要再往里走就被黄蓉一把拉住了「来,这边。」只见黄蓉在三层下来的入口边墙上的一块石块上按了一下,在入口的另一边的墙上有一片墙面向内退了进去形成了一道暗门「放在外面的东西除了最下层的那些,其它的在爹的收藏中只算尚可而已,真正的珍贵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边。」

走下一条盘旋而下的暗道进入了一个圆型的大厅,待黄蓉将墙上的火把一一点着,杨过才看清室内的全貌,正前方是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籍,两边的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兵器防具,在沿而放的长桌上摆着各种奇异的珠宝晶石和造型奇特不知道是用于何处的物品。

杨过走到最近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书面上写着六阳掌,粗粗翻看一遍大致上明白这是一套刚柔并济的掌法,但似乎只有特定的人才能使用,因为套掌法需要使用者将体内的阴阳二气相结合才能发挥出掌法真正的威力。

杨过放下这本书又拿起另外一本,四十四门刀,一本将四十四种不同的刀法汇集一体而重创的刀谱。

「伯母,这些秘籍是前辈是从何得来的,这些武功我从没有听人说起过。」杨过看着那一排排书架上的秘籍,那书面上一个个的名字七弦无形剑、玄天指、古帖笔法、北冥神功、天山折梅手他是一个也没听过,可翻看之后才发现这些书中的武功大多都可以用当世绝学来形容,少数不是的也可归属一流武学的范围。

「爹也没和我提过,他只说这间秘室之中的东西都绝对不许交与他人,所以我就连靖哥也没有告诉。这里也不全是武功秘籍,东边的那个架子上的全是医书,西边的那几个上面有乐书、棋谱、字贴和画卷,而最里面的架子上都是杂学之书,像什么卦象星学、农耕之法、商贸之术都有,里面居然还有一册灯谜题集,我也一直很好奇爹是从哪里收罗来如此多奇怪的书籍的。」黄蓉看见杨过那吃惊的样子给他解释到。

黄蓉说完,然后看了看面前的这些书架又对杨过说道:「我来这里就是要找一本武功秘籍,记得小时候曾经在这里翻看过,我要用它来确认一件事,那门武功的名字叫乱神回梦,过儿,你也来帮忙找找。」

在两人快速的翻找下,那本秘籍很快便被找了出来,黄蓉拿在手中翻看了一番然后带着一付果然如此的神色将书递给了杨过,指着上面的一行字给他看。

「当功法大成之日便是可离魂入梦之时,可用自身修得的梦境之力重塑他人的回忆,使其忘却前尘犹如轮回重生一般。伯母,这是!!」杨过一看这句话就明白了黄蓉来此的原因,傻姑那奇怪的记忆就是因此而来,可这里是桃花岛上的禁地,可以自由出入并知道这间秘室的人只有两人,也就是说改变了傻姑记忆的人是……

杨过抬起头看着黄蓉,他从黄蓉的眼神中看到了困惑的神色,想来自己的神色应该也是一样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做这事。

两人正思索着,秘室的入口突然的关上了,与此同时在正对面的墙上一道新的暗门却开了起来。

杨过看到黄蓉的脸上也是一付惊讶的神情,看样子连黄蓉也不知道这间秘室里还有另一道暗门的存在。

「走吧,他这是在让我们过去呢,我们的问题直接去问他好了。」黄蓉说完当先走进了暗门。

两人在秘道中七弯八拐的行了好长一段前面渐渐亮了起来。

到外面了?两人均有疑惑,毕竟刚才的那一长段路虽拐来拐去可总体来说还是一路向下的。两人一走出暗道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就愣在了那里。

他们的确没有来到外面,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之中,现在两人正站在一侧岩壁上开凿出来的石梯上,那些光线是从洞穴上方的数十个孔洞中照射进来的。向远处望去这个洞穴那里存在的事物让两人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个地下洞穴是如何的巨大宽广,因为,那是一座奢华宠大的庄园。

从他们的位置远远看过去,庄园这的建筑大多依着对面的岩壁而建,还有一部分看上去似乎是直接在岩壁上开凿而成,庄园里亭台楼阁飞檐翘角,中间点缀着红花绿树,在那不知道被从何处涌出的泉水汇成的池塘上廊桥相接连成一道水上走廊,而在山庄后面的岩壁顶上两个潇洒飘逸的白色大字深刻其上——逍遥。

「这…伯母,前辈可真是……」杨过看着洞内的景象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在如此深的地下建起了这样一座庄园而且四周光线充足气流通畅,要不是向上还能看到头上的石顶,他会真得以为自己已经上到地面来了。

「小友,这你可就抬举我了,这桃花岛上除去埋香冢外的一切都是由师尊一手建立的,我只是接手过来而已。」黄蓉还没回话一道声音便从两人头上传来,两人一惊自己站在这好一会儿了居然没感觉到附近还有人在,可又想起说话之人是谁就又释然。

转头向上一看,一位须发皆白却有着中年容貌,身着白衣带着一份儒雅气质的男人坐在通道出口之上的石壁上笑看着两人,正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

「爹,傻姑的事是您做的吧…这里又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师尊?」黄蓉一见到时父亲立即问出心中的疑问却又被他的话引出了更多的疑问。

「你这丫头从小到大居然从来没问为父的师承,要是没有师门,我一身本领从何而来难不成你以为为父是生而知之的异人吗……来吧,我们边走边说吧。」黄药师身子如一片落叶一样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当先走下石梯向那洞中的庄园行去,黄蓉和杨过互相看了看也只好跟上。

黄药师领着两人一路向下边走边说:「关于师门其实我也所知甚少,关于师门之事师尊也从未向我多说,后来也是我从师尊的话语之中得到了一些线索多方查证之下才得知了一些情况。」

「师尊的门派就叫逍遥派,师尊创下门派之初便收下了一男三女四位徒弟,当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便选定了大师兄为下任掌门,可后来因四人之间的男女之情门派最终分裂,师尊一气之下只身离开了门派在江湖上游荡才遇上了那时尚年幼的我,之后他收我为徒又在这东海世外之岛建起了桃花山庄在此传我技艺,虽我多方寻找但门派创建之地现已无法查证想来定是域外之地无疑,这些年我在宋元境内没有找到一丝与门派驻地有关的线索反倒在江南找到了门派的另一分支,他们似乎也只是从师尊那里得到了琴棋书画四种传承而已。」

「师尊为人行事一向百无禁忌,他曾不只一次地对我说若不是那位大师兄迂腐之极没有将三位师姐全都收下,不然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些蠢事,亦不只一次的告诉我人生在世短短百年只要逍遥快活则万事皆可何需管他那伦理人常,所以由他一手教导出来的我日后自然也就有了这东邪之称。」

三人很快来到了山庄之前,黄药师指着那刻在岩壁上的逍遥二字说道「在我学有所成之后师尊就离岛而去周游天下,在离开前他在这地下挖出了这巨大的洞窟,建起了这座逍遥山庄并跟我说要是我日后也看不开那世间的伦理人常却又想过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那就来这里吧,不过我黄药师又岂是被那无聊到极的东西束缚之人所以这逍遥山庄除了一间特别的房间为我所用之外就一直闲置。」

「……不过,想来这山庄对蓉儿你们是相当有用的……为父昨日在浴室之外可是看得相当真切呀。」黄药师说着话题一转说到了两人身上。

「爹!!!」黄蓉一片面红赤之下大声叫道,想想昨晚自己那放浪形骸的样子居然全被父亲看了去她自然是觉得羞耻至极。

「别叫,别叫,真是……我黄药师一向视那世间常礼为无物,怎么却有了你这么个循规蹈矩的女儿……还嫁了个更是愚钝不堪的男人……真是……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把你许给那欧阳克…哦…不行,光是想想要和那老毒物坐在一起把酒言欢就让我浑身不舒服。」黄药师用相当无奈有眼光看着黄蓉的脸。

盯着黄蓉的脸看了一会,黄药师的目光毫无顾忌的投在女儿丰硕的乳房上笑着说道「……所幸,你们几个现在终是放开了,那个痴情的蠢女人倒还是有点用……蓉儿,这舍弃了人理伦常的男女之爱感觉如何?你昨天的那付样子就是为父我也是心动不已呀……」

「爹爹!!!」黄蓉心中又是羞耻又是惊骇,从父亲的口气还有蠢女人那个词,她想到了一个之前从未想到的可能。

黄药师也不说话,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玉瓶仍给了黄蓉,她接在手里一看玉瓶上三个红色的大字印入眼中乱情散

「爹爹!!!!!为什么!!!」黄蓉不可置信之极,襄阳郭府下药之事的黑手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行了,跟我来,原因就在山庄之内,说实话你们都是被小友连累的,不过没办法要是错了过那个机会也不知何时也会有下次,也正好把我那笨女婿也一起拉下水。」黄药师打断了女儿的质问看着杨过说道。

「我?」杨过被他一说更是困惑,怎么会跟自己有关?

黄药师无视女儿愤恨的目光带着两人在山庄内穿行边走边说「没错,小友,你记不记得在我得知你修炼九阴真经之后曾邀你共游天下被你拒绝,在问明你原因是要去履行与妻子的十六年之约之后就再未提起此事的事。」

「我记得,可这又有什么关系,九阴真经的话伯父伯母两人都有修炼啊。」

「我需要一个习得九阴真经的男人帮我做一件事,而你伯父那个人以他当时的处事原则是绝不会帮我去做,再加上你不但学有九阴真经更是身负玉女心经,对我的那件事是更有帮助,却没想到你也是痴情之人,为了妻子拒绝了所有对你有情的女子,所以才有了襄阳郭府的事,我要让你看破那世间伦常,迷上那没有任何起束缚的男欢女爱。」黄药师说着眼光又扫到犹在怒火中烧的女儿身上「你们应该没少淫乱吧,昨天我只是在浴池的水里放了一小点药,你们就疯成了那样想来平时的生活也是放荡不已的,没错吧。」

黄蓉一听连昨晚那不正常的情况都是父亲的手笔正想发火,黄药师却停在了一扇玉制的大门前「进来吧,原因就在里面。」

推开大门一股寒气迎面而来,向内一看只见房间里面不管是地面墙壁还是屋顶居然全是由玉铺成,在房间的中间一个水蓝色的玉台正不断得向四周着寒气,玉台之上一个女人未着寸缕的躺在那里。

杨过和黄蓉一见那玉台和上面的女人一起叫起来

「寒玉床?不对,寒玉床没这么大,这是……」杨过是看着那个玉台惊讶不已,而黄蓉则是看着台上女人的脸,虽然比桃花庄画中女人大了一些但那脸型却极为相似,可要是真是母亲的话她也应该如父亲那样八十多了怎么会看上去和自己相差无几「那是…娘亲?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娘亲不是…而且她的样子…」

黄药师站在女人的身前轻抚着她的脸说道「没错,她就是你的母亲冯衡,蓉儿,你的母亲并没有死,当年她难产生下你后身子越来越弱,我试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将她治愈,直到我从宝库里拿了一种奇果用在了你母亲身上,起初我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一试,没想到这奇果居然真得会有那神奇的效果。」

他说着从边上的玉桌上拿起一个玉盒将它打开,两颗如樱桃一样的果子放在里面「这种果子是师尊留下的,他游遍大宋才找到了五颗,其中两颗被用作试验,一颗给你娘亲服下,师尊留下的药经里记载着,这种果子名叫轮回果,只要服下一颗服用之人立即就会陷入假死,不论他伤的有多重,病的有多深在这假死状态之下都不会死去,因为服用之人的身体变化都会变得异常缓慢,只要在这种状态之下想办法将人医好,再服下一颗轮回果服用之人就能完好无事的醒来……这的确是寒玉床,不过却不是你们活死人墓中的那一张,虽然之前确实是一体的,当初就是我和王重阳帮着你们的祖师林朝英将寒玉从那极北之地挖出带回,之后她只要了那一些而王重阳则一点也不要,所以留下的我都拿了回来却没想到真有用上的时候。」

杨过解除了心中的疑惑目光自然的就移到了在玉床上躺着的赤裸女体之上,还没细看就被黄蓉强扭过了头颅。

黄药师一见笑了笑说道:「行了,蓉儿,要救治你娘还得要小友帮忙,他迟早都是要看的,你也不用如此。」

「爹,可是娘她…不能给娘穿上衣物吗…要是她醒来知道……」黄蓉还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妥。

「没事,你娘不会在意这样的事的……」没想到黄药师笑了笑说道「蓉儿,你现在还以为你父亲母亲是如你一样循规蹈矩的人吗?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让你的那几个师兄对你母亲一个无法修炼任何武功的女人敬爱有加的,只是因为她的温柔贤淑吗?」

黄蓉眼睛瞪得大大的愣在那里「难道……娘亲跟他们……那父亲你和几位师姐……」

「哈哈哈,那倒是没有……你娘亲身子太弱可行不了那么刺激的事,她只不过是常赤着身子在庄内走动逗得那几个小鬼面红耳赤罢了……倒是你父亲我和你那几位师姐确实是发生了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在超风叛逃后我会如此的愤怒,因为那不只是一个徒弟背叛了师父更是一个女人背叛了他的男人,只是没想到最后她依然愿为我而死……唉……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说说医治你母亲的事,小友,接着……」黄药师唉了口气从衣内取出一本书扔给了杨过。

杨过接通在手中一看「九阴内经?前辈这是?」

黄药师见杨过疑惑的看着自己便说道「王重阳那家伙虽说也算得上是个君子,但只要是人就会有私心,那九阴真经全部本应有上下内三册,结果他在将经书交给周伯通时就将这本内册隐去,虽这内册上的武功需要习会上下两册里的内容才能学习,但缺了内册却不会影响上下两册的修炼所以修习了九阴真经的你们几人都没有发觉,要不是我因为对他的死有所怀疑去了他的墓里一探还真无法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门淫邪的武功,我看过书中内容之后发现你们古墓派的玉女心经简直就是由这九阴内经的简化而成的版本,想来林朝英与王重阳之间的问题也是由此书的修炼而来,是否如此小友你一看便知。」

杨过一听便翻开了书页而黄蓉将头也凑过来一起看,可一翻开封页,里面第一张就是一幅男女赤身欢爱的春宫图两人都是一愣,再看了边上的注解之后一页一页的番看,才知道这本九阴内经记载的是一门采补双修的功法,这本功法可以让人在男女欢爱之时从对方的身上吸取生力,这些生力既可转化为功力提升修为又可滋润身体延长寿命,但一个人身体里的生力是有限的如果不停的吸取同一人的生力对方自然会因生力流失衰弱而死,所以想要修炼下去自然就要去找更多的异性交欢吸取更多的生力,这就应该是祖师林朝英与王重阳分歧的起因吧。

杨过将书看了一遍之后「前辈,你是想让我吸取生力之后转给夫人?」

「没错,衡儿的身子并不是因伤病侵蚀而弱,而是因为生力低弱才会病弱不堪,只要有足够的生力转输给她不但可以将她救回来,她的体质也能得到改善,等到她可以修炼武功之后身体自己也会越来越强,这是最好的办法。对你们下药的原因你们也应该是想到了,修为越高的人生力自然是越强,只凭我一人的生力是医不好衡儿的,而你们几人可以说是当世最强的几人,小友修炼有成之后从你们那里取得生力自然比从普通的女人那里得到的多提多也强得多,以后你们也可以从别的男人那里将生力回来,只要每人少吸一点自然不会对他们有多大影响。」

「那过儿岂不是要和娘亲……」黄蓉想到那事脸上一红说道。

「只要能救衡儿,这种事有什么关系……再说,蓉儿,现在家里的关系已经够乱了吧,也不差这一些了……不过最后的传输还是由我来吧,要是你母亲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肏弄的话搞不好真会当场自绝的,至于以后能不能把她抱上床就得看小友你自己的本事了。」

「爹!!!!」见父亲就这么当着自己面的谈论着让杨过将母亲带上床的事,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大叫了一声。

「蓉儿你也别叫,医治你母亲的时候父亲可也是要碰你的哦,女儿终是长大了呢,那身子可是一点也不比衡儿的差呀」

「爹!!!」黄蓉这下真是羞到了也不敢多想日后的情景连忙转移了话题「咳…爹,你是怎么把李莫愁送进郭府的,那个郭安…不…是陆轩是皇城司的人,是你假冒他的上司让他做的?」

「蓉儿,你还真是只对外人聪明呀…假冒…为父这里就问你五个问题,你自己想一想就知道了」

「第一,桃花岛上与这地下如此多的建筑,我那师尊是如何凭一人之力修建起来的?」

「第二,这桃花岛上的生活虽然不用太多花消,但日用之物与食物的补给、修缮房屋以及船只的维护都是要花钱的,宝库中的东西可都是奇珍异宝,我可不会随便将之出售,那这些钱是从什么地方而来?」

「第三,这桃花岛虽远离陆地但却也在大宋境内,可你有在岛附近的航路上见到过军船?」

「第四,你父亲我不时的隐踪消失,真得是全都在周游天下吗?」

「第五,人脸面具真是个好东西你说是不是?」

黄药师一说完,黄蓉显然就想到了答案,她瞪大眼睛看着父亲「父亲你…朝庭…皇城司…」

「就是如此,那陆轩的野心倒是不小,居然搭上了贾似道夺走了皇城使的位置,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只是为父几个身份之一,没了也就没了。」

上一篇:艳母魔后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