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二十五回 开苞光明顶
时间:2020-03-01

张无忌跟着成昆进了那扇门,这像是一间大户人家小姐的闺房。里边不见成昆踪影,只有一张牙床,床上罗帐低垂,床前还放着一对女子的粉红绣鞋,显是有人睡在床中。这闺房只有一道门可入,窗户紧闭,成昆既然进来了,莫非就在床上?

正自打不定主意要不要揭开罗帐搜敌,忽听得步声细碎,有人过来。张无忌闪身躲在西壁的一块挂毯之后,便有两人进了房中。张无忌在挂毯后向外张望,见两个都是少女,一个穿著淡黄绸衫,服饰华贵,另一个少女年纪更小,穿著青衣布衫,是个小丫鬟,身上带这铁镣。

那小姐身子微晃,转过脸来,张无忌在烛光下看得分明,只见她大大眼睛,眼球深黑,一张圆脸,正是他万里迢迢从中原护送来到西域的杨不悔。此时相隔数年,她身材长得高大了,但神态丝毫不改,尤其嘴角边使小性儿时微微撇嘴的模样,更加分明。

只听她对着那丫鬟骂道:“你休想趁乱害我和我爹,要不然绝不饶你!”那小丫鬟不敢分辩,扶着她坐下。只见那小丫鬟左足跛行,背脊驼成弓形,待她回过身来时,张无忌更是一惊,但见她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形状极是怕人,相貌之丑尤在蛛儿之上。

张无忌忍不住闪身出来与杨不悔相见,说道:“不悔妹妹,没想到你竟在这里!”

杨不悔仔细看了看他,问道:“你是谁呀?怎么叫我不悔妹妹?”

张无忌忙说道:“我是你无忌哥哥呀!这些年来你可好?”

杨不悔定神一看,见他衣衫破烂,面目污秽,心下怔忡不定,道:“你──你──当真是无忌哥哥么?”

张无忌道:“当然了,你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

杨不悔说道:“我们好久不见,我都快认不得你了”

张无忌急欲追赶圆真,便道:“你爹爹在厅上受了伤,你快瞧瞧去。”

杨不悔吃了一惊,忙道:“我瞧爹爹去。”说着顺手一掌,就往那小丫鬟的天灵盖击落,出手极重。

张无忌惊叫:“使不得!”伸手在她臂上一推,杨不悔这掌便落了空。

杨不悔要杀那小丫鬟,受到他的干预,厉声道:“无忌哥哥,你和这丫头是一路的吗?”

张无忌答道:“当然不是!”

杨不悔道:“那就别多管闲事,这丫鬟是我家的大对头,我爹爹用铁链锁住她的手足,便是防她害我,此刻敌人大举来袭,这丫头要趁机报复。”

张无忌见这小丫鬟楚楚可怜,虽然形相奇特,却绝不似凶恶之辈,说道:“姑娘,你可有趁机报复之意么?”

那小鬟摇了摇头,道:“决计不会。”

张无忌道:“不悔妹妹,你听,她说是不会的,还是饶了她吧!”

杨不悔便道:“好呀,那你就先看着她,我呆会回来再收拾她!无忌哥哥,你在这里等我,回头再见。这些年来你好吗?我时时记着你──”一面说,一面奔了出去。

张无忌问那小丫鬟道:“姑娘,那和尚逃到这房里,却忽然不见了,你可知此间另有信道吗?”

那小丫鬟抬起头来,凝视着他的脸,咬了咬下唇,微一沉吟,低声道:“我的性命是你救的,好,我带你去。”张口吹灭了烛火,拉着张无忌的手便走。

那小丫鬟揭开罗帐,钻进帐去,拉着张无忌的手却没有放开。张无忌吃了一惊,心想这小鬟虽然既丑且稚,总是女子,怎可随便和她同睡一床?莫非她想要和自己做那种事情?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那小鬟扳动了何处机括,突然间床板一侧,两人便摔了下去。这一摔直跌下数丈,幸好地上铺着极厚的软草,丝毫不觉疼痛,只听得头顶轻轻一响,床板已然回复原状。原来不悔妹妹的床还是一个机关。张无忌拉着小丫鬟的手,便在密道内向前急奔。

没跑多远,便在一处大石室内发现了成昆,正要上前打斗,成昆却闪身出去了,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将这个大石室的惟一出口关得严严实实。

只听得圆真的声音隐隐从石后传来:“贼小子,今日葬了你在这里,有个女孩儿相伴,算你运气。贼小子力气再大,瞧你推得开这大石门么?哈哈哈哈──我走了,不陪你们了!”说完,便扬长而去。

张无忌连忙吸口真气,双手挺着巨石门一摇,石旁许多泥沙扑面而下,巨石门却是半动不动,看来是数千斤的巨石迭在一起,当真便有九牛二虎之力,只怕也拉曳不开。他虽练成九阳神功,毕竟人力有时而穷,这等小丘般巨石,如何挪动得它半尺一寸?

接着,张无忌和那丫鬟又想尽了各种法子,但都不能将那大石门移开,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坐在地上想办法,可是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张无忌暗想:这里没有食物和水,呆在这里又没人来救,我该不会就要死在这里吧!

那小丫鬟突然发现不远处的石床上有两具尸骸,好象死了不知多少年了。她吓得指着两具骷髅,一下子躲在张无忌的怀里,颤声说道:“那、那是什么──我怕──”

张无忌看到那两具骷髅,料想是阳顶天夫妇的,便说:“别怕,那是死人,又不是鬼!”

说完,便将小丫鬟紧紧地搂在怀中,轻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那小丫鬟回道:“公子爷,我叫小昭,刚满十六岁。我听小姐叫你‘无忌哥哥’,你大名是叫作‘无忌’吗?”

张无忌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手上和脚上的铁镣是怎么回事?”

小昭委屈地说道:“都是小姐说我不像好人,便把我铐上!”

张无忌道:“这铁链碍手碍脚,把它弄断了吧。”

小昭惊道:“不,不!小姐要生气的。”

张无忌道:“你说是我弄断的,我才不怕他生气呢!”说着双手握住铁链两端,用劲一崩,但那铁链却怎么也崩不断。

小昭道:“这链子的锁上的钥匙在小姐手里。”

张无忌点头道:“咱们若是出得去,我向她讨来替你开锁解链。”

小昭道:“只怕她不肯给。”

张无忌道:“我跟她交情非同寻常,她不会不肯的。”

张无忌又问道:“那说你不像好人是因为你的相貌原因吗?”

小昭没有回答,却反问道:“公子觉得我长得很丑陋是吗?”

张无忌虽然心里觉得这个小昭看上去是很丑,但嘴上却说:“怎么会呢?其实相貌好看不好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内在美!”

小昭听到他这话,便用手抹了抹脸,再用水洗了洗脸,站起身来,然后回头问道:“那你看我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张无忌看到小昭的脸异常惊讶,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然容貌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

小昭朝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到底好看不好看吗?”

张无忌连声称奇,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刚才的脸──现在又──?”

小昭说道:“你是想说我刚才那么丑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其实呀,现在这样才是我本来的面貌,我怕小姐嫉妒我,所以才会这样的。”说完,又装回了刚才那番丑陋的模样。

张无忌连忙说道:“小昭呀,你长得那么好看,干吗要装扮的那么丑陋,我了解不悔妹妹,她没什么坏心眼,你不必担心,以后你还是恢复本来面目吧!”

小昭听了后,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公子你救了我的命,我听你的就是了!

可是我们被关在这里,恐怕除了成昆以外,永远没人知道,我们岂不要饿死在这里!”

张无忌听到这话,觉得小昭现在和自己是同病相怜,又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小昭,让她和自己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一起,小昭还有意无意地将身子轻轻地靠在张无忌的身上。她现在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这还是第一次,张无忌身上散发出了那种男子独有的气味,一阵一阵地扑向小昭的鼻子里,弄的她有点不知所措。

小昭又朝张无忌看了看,发现他其实很英俊,不由得脸色绯红。突然,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出于少女的矜持,她只是轻声地说:“公子,我求你件事行吗?”

张无忌欣然答应道:“当然行了,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没问题。”

小昭见张无忌答应了,便轻声说道:“公子,我们被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出不去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和男子这么亲近,我想──我想──”

张无忌望着小昭,说道:“你想什么呀?”

小昭见话已到此,便干脆硬着头皮说道:“我想尝试一下男女之间的雨水之欢,希望公子能不嫌弃我──”说完,便羞的把头缩进了张无忌的怀里。

张无忌没想到小昭竟然提出的是这种要求,原来是少女怀春了,想和自己做爱。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现在少女主动投怀送报,无忌岂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这个少女十分漂亮,丝毫不逊色于周芷若。张无忌便说道:“小昭,承蒙你的错爱,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长得那么可爱,我可是打心眼里喜欢呀!”

说完,便捧起小昭那张俏丽的小脸,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小昭情不自禁地靠在张无忌身上,想要去抱住张无忌,但无奈手脚被铁镣铐着,无法自由施展。

张无忌便主动去吻小昭的樱唇,并将舌头伸进小昭嘴里。两人的舌互相缠绕着、吮吸着,张无忌美滋滋地品味着小昭那清新的津液。

张无忌的手隔着薄薄的衣服开始轻轻抚弄小昭的乳房,一开始小昭显得很不自在,但是快感使她渐渐地发出细细的呻吟,想停也停不了。张无忌将她压在身下,让她躺在地上,先吻吻她的樱桃小嘴,再去舔她小脸。此时张无忌的手也没有闲,把手伸到到她大腿处,她虽想反抗,但是舌头处传来的阵阵的酥痒,让她力气也使不出来。一股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令她无法喘息。

张无忌又轻轻舔她那粉红色的嘴唇,然后双手放在她的酥胸上,开始来回地搓揉。

“嗯唔──嗯──嗯嗯──”小昭发出一阵阵轻声的呻吟。

张无忌将手伸进小昭的上衣,由于小昭的双手被铁镣铐着,所以无法脱掉,他便干脆用双手撕破了她的上衣并扯掉她的肚兜,少女那对娇嫩白晰的乳房尽现给张无忌。

那对乳房美得简直可以与朱九真的丰乳相媲美,虽然因为小昭的年龄还小,乳房没有朱九真的大,可是却光滑娇嫩、浑圆饱满,尤其是那处女的乳房从未经过男人的蹂躏,更是显得珍贵。只见小昭胸部顶端粉红色的小樱桃逐渐变硬,乳头已经像两颗小豆子一般,晶莹粉嫩,而且很坚挺的竖立着!

张无忌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小昭的乳房上,五指一转动起来,直揉得小昭仰身挺腹,奇痒难忍。少女的芳心不知不觉在张无忌的挑逗下澎湃,春潮起伏。

张无忌揉完左乳,又揉小昭的右乳,这时,他突然放慢了抚摸的速度,抬起头柔情地看着俏小昭那鲜嫩绯红的脸蛋,轻声地说:“小昭,你长的真美,尤其是这对嫩乳,手感实在太好了,以前没有被男人摸过吗?”

小昭被他说的脸更加绯红了,只是低头不语。张无忌停止了揉弄乳房,一只手顺着小昭那娇嫩的乳房向下滑去。小昭那两只娇嫩的乳房,经过张无忌一阵的揉搓,显得更丰满,更富有弹性了,红嫩的乳头,又凸又涨,泛着耀眼的光泽。

张无忌顺着自己的手向下继续欣赏这娇嫩的小美人。顺着小昭嫩乳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他的大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平坦的小腹。

他急不可耐地撕破了小昭的裙子和亵裤,小昭的处女身子便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张无忌眼前,而且是手脚被铁镣铐着,那样子别提又多么性感。

只见小昭的大腿根部零星地散布着一些卷曲的阴毛,奇怪的是这阴毛不像张无忌以前认识的少女那样是乌黑色,而是淡淡的黄色,张无忌感到十分诧异,但是更觉得这少女与众不同,难能可贵。

小昭的阴户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阴唇微薄,弹性十足,阴蒂微凸,像一颗红色的玛瑙,整个阴户看上去十分干净,而且都是处女的粉红色,这与被经常操穴的淫妇的淫户可是大不相同,真是我见尤怜。

张无忌的手摸向小昭小丘似的阴户,用手指按在阴户上,缓缓地揉动着,刚一摸到她的私处之时,她的身体如同被电到一般,全身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张无忌的左手在小昭的阴户上轻轻的抚摸,右手则继续揉捏她的嫩乳。

他的手指不断下移,中指一下伸进了阴道,碰到了小昭的处女膜,他缓缓而有力地搓弄起来,使得小昭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大张,那薄薄的阴唇,一缩一张,淫水像小溪一样缓缓地流出来。

不一会,从未被男人这样玩弄的小昭娇喘起来,全身瘫软,小穴奇痒,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喉咙深处发出轻轻呻吟,屁股微微地扭动。

这时,张无忌俯下身去,开始亲吻她的小腹,并逐渐向下吻去。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吮吸,更确切的说是品尝,未经人事的少女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一片未被开垦的原始森林,充满着神秘,令人无限遐想。

张无忌索性抽出左手,双手托住了小昭的玉臀,向上一抱,用嘴吮吸少女的小穴。小昭只觉得穴里热烫烫的,一大股淫水流了出来。阴道的嫩肉奇痒无比,少女的春心,万分激荡。阴蒂奇痒无比,心情十分慌乱。张无忌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小穴内,在阴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

经过一阵的搅弄,使小昭感到一阵酥痒。小昭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整个人像飘起来一样,拼命地挺起屁股,使小穴更能凑近张无忌的嘴,好让张无忌的舌头更深入阴户。

张无忌挑弄小昭的阴蒂,只见淫水一直流,少女丰嫩的小穴早已湿淋淋的,他闻到了少女特有的幽香,像是从小昭的小穴中发出的,他忍不住便将少女流出的淫水吸进嘴里,喝了下去,这可是处女的淫水,没有任何腥骚味,口感极佳,一会给小昭开苞后,就再也品尝不到她处女的淫液了。

小昭的阴户被吸得酥、痛、麻,令她混身炽热难当,身体剧烈地扭动,那种激烈的反应传达到了她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哼啊声:“嗯嗯──啊啊──”

听到小昭忘情的呻吟着,看着她那春心荡漾的骚态和湿淋淋的阴户,张无忌知道差不多了,便将她的双腿分开,把她的脚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力地抓住她的圆臀,把自己那根九寸长的大鸡巴对着她的小穴,不断地在阴户上摩擦。

小昭却被张无忌的那根硕大的鸡巴吓着了,哀声说道:“公子,怎么会那么大呀?是要插进去吗?会不会很痛呀?”

张无忌怜惜地抚摸着小昭的脸,说道:“傻丫头,别怕,第一次肯定会有点痛,忍一忍就好了,你可不知道我这大鸡巴的妙处,等你尝过了我的大鸡巴的滋味后,保准你乐此不彼,整天想要我插你的小穴!”

小昭听到张无忌这话,便低着头轻声说道:“公子,你可要温柔一些,我这是第一次,人家怕痛──”

张无忌满口答应,他见小昭手脚上的铁镣无法打开,不能从正面直接插进去,只能从背后插。于是,便让小昭跪趴在地上,将她的浑圆的屁股抬高,然后半跪在小昭的后边,将腰部一点一点地慢慢靠近小昭的腿中间,然后轻轻的将大鸡巴插向了她的小穴,用力一顶,便已将大半个龟头捅了进去。

“啊呀──嗯──怎么会──这么大啊──啊───啊──不行──嗯──痛──”一声声混着喘息的呻吟从小昭口中叫出。

张无忌缓缓地向小穴深处插去,突然他觉得龟头戳破了某物,刚开始感觉的阻力,也随之消失。

“嗯啊──不──不要──啊──痛死我了──”大鸡巴戳破处女膜的疼痛使小昭痛苦地惨叫着。

张无忌看到小昭由于处女膜被痛破所产生出的疼痛感不由得哭了出来,他本想安慰一下,或者是先将鸡巴抽出来,可是他一想处女开苞哪能一点不痛呀,痛只是暂时的,再加上他的鸡巴被小昭的小穴加得紧紧的,很是舒爽,他怎么舍得将鸡巴抽出来呢?

于是,张无忌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将自己的大鸡巴插得更深一些,同时加快了鸡巴抽动的速度,直进直出,急抽猛插。

只听到“啪──啪──啪──”的声音,这是鸡巴在阴户中进进出出的肉体摩擦声,加上淫水的滋润,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小昭那柔软的腰肢不断地扭摆着,脸色通红,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也变成了一阵阵浪叫。渐渐地,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后,她好象渐如佳境,开始了舒服的叫唤:“啊──哦──好棒──唔──”

张无忌的鸡巴不断地狂击着小昭的小穴深处,小穴中的嫩肉紧裹着大鸡巴,他觉得自己的鸡巴被皱壁不停地摩擦着,使他浑身酥软、麻木甚至瘫痪,小昭的小穴好象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将鸡巴一下卷入了小穴深处。

小昭的叫床此起彼伏,她的小穴不断地自动收缩着,将张无忌的鸡巴一会吸住,又一会放开,弄的张无忌十分刺激,都快要忍不住射精了。

张无忌没想到小昭的小穴竟然如此神奇,竟能收缩自如,自己怎么也不能丢脸,于是便暗暗运用九阳神功,将九阳真气汇于丹田。此时他的鸡巴显得更加粗大,而且十分坚硬,滚烫滚烫的。他加快了抽插速度,那粗大的鸡巴火辣辣地快速在小昭的小穴中抽插着,像一股强大的电波,一下子穿透了她的五脏六腑,使她不由得高度兴奋,刺激着她整个的身心。

小昭的一双玉手不断地在张无忌的前胸后背乱抓乱挠,一双丰满修长的玉腿不停地蹬踢。最后又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在张无忌的身上。她被弄得浑身燥热,神志不清,嘴里呻吟着:“啊──不要──捅死我了──公子──饶命──”

张无忌见小昭已经向自己求饶,便放慢了速度,开始八浅二深地抽插。

小昭仍然不断腰肢乱扭,晃着屁股,断断续续地呻吟着。这八浅二深弄得她更加痴迷,比起刚才那阵狠抽猛插,现在虽然不如刚才激烈,但却很有节奏感,更能令她感受到深插时的滋味。

就这样,张无忌使用了各种花招,把一个从未碰过男人的处女小昭弄的多次泄身。他听说让女人多次泄身,会令她意乱情迷,在心理上会对这个男人产生依赖感和归属感,更何况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样做会令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自己的。

眼看小昭在多次的泄身后,早已半昏半醒、奄奄一息。终于,张无忌猛然抽出鸡巴,又狠劲顶进。这样直抽直插一连几十下,突然间全身一颤,浓浓的乳白色精液激射而出,射进小昭那柔软温暖的小穴深处。

小昭被精液冲进了小穴深处,那股又烫又热的精液,使小昭全身发抖,双脚一蹬,几乎昏厥了过去。她的双手紧紧的箍住张无忌的腰部,用力的将他的屁股向她的双腿间按,嘴里已经连呻吟声都无力发出。

张无忌将自己射完精的鸡巴从小昭的小穴内抽了出来,将她搂在怀里。只见小昭的小穴处流出了一些秽物,那是小昭的淫水混合着张无忌的精液以及小昭的处女血。张无忌用手抹了一些,放在眼前细细观看,只见里边确实混合着一些鲜红的液体,他可以确信那是小昭的处女膜破裂时流的血,现在可以确认小昭在这之前确实是个名符其实的处女。他异常的兴奋,因为这是他干过的第一个处女,是他为这个十六岁的少女小昭开的苞,他是小昭的第一个男人。

小昭此刻经过了初次云雨之后,全身依然赤裸着,而且手脚都铐着铁镣,看上去更令人无比怜惜。

张无忌觉得有一种极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想到这里,他便激动地捧起小昭的头,狂吻着小昭的樱唇,深深地吻着她,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少女,是她使自己品尝到了处女的滋味,享受到了为处女开苞的无穷乐趣。

小昭看他激动的样子,不解地问道:“你干嘛这么激动呀?”

张无忌轻吻了小昭的额头,说道:“小昭,你太好了,没想到你真是处女,你把你的处女之身给了我,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吗?”

小昭也天真地笑着,答道:“当然好了,希望公子不要嫌弃我,我会一辈子伺候你的,作你的丫鬟,听你使唤。”

张无忌用手抚了抚小昭的头发,说道:“作丫鬟太委屈你了,我要娶你作我老婆,你说好吗?”

小昭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张无忌说道:“公子,只要你不嫌弃我,让我留在你身边伺候你服侍你,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公子你长的那么帅,肯定有许多女孩子会喜欢你的,只要你不要忘了我就行了,我只是个丫鬟,就让我作你的丫鬟就行了,你要娶也应当娶像小姐那样有身份的人。”

张无忌没想到小昭这样善解人意,自己破她的身,她却不要求什么名份,可张无忌岂是那种吃完了抹抹嘴就走的人,他暗想自己将来一定要好好对待小昭,可是现在两人却身处这无人的地道,不知何时能见天日,更不知能否活着出去。

张无忌本来还想再和小昭玩一会,但是想先暂时保存体力,还得寻找出去的方法。于是便穿好自己的衣服,小昭却由于手脚上的铁镣,刚才张无忌扒她衣服的时候已经将衣服撕成碎片,无法再穿,张无忌只好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小昭赤裸的胴体上。小昭光着身子披着男人的衣服,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在石室内转了一圈,最后来到那两具骷髅面前,只见已化成枯骨的手旁摊着一张羊皮。张无忌拾起一看,只见一面有毛,一面光滑,并无异状。小昭接了过来,喜形于色,叫道:“恭喜公子,这是明教武功的无上心法。”

张无忌奇道:“可是这上边什么也没有呀!”

小昭见张无忌不信,便伸出左手食指,在自己的小穴口抠弄起来。

张无忌这可是第一次当面见到女子手淫,而且就在他面前,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手淫的女子竟然是刚开苞不久的小昭,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一个清纯的女孩竟然会当着他的面手淫,可是这清纯少女手淫毕竟是难能可见的春光,他还是兴奋地观赏着。

只见小昭将自己小穴流出来的淫水涂在羊皮之上,竟然慢慢便显现了字迹,第一行是“明教圣火心法:乾坤大挪移”十一个字。

张无忌终于明白了小昭为什么要这么做,原来是要用她的淫水来揭开这张羊皮的秘密,他问小昭道:“你怎知道这羊皮上的秘密?”

小昭低头道:“老爷跟小姐说起时,我暗中偷听到的。”

虽无意中发现了明教的武功心法,张无忌却并不如何欢喜,他对小昭说道:“这秘道中无水无米,倘若走不出去,最多不过七、八日,我和你便要饿死渴死,再高的武功学了也是无用。”

小昭便说:“如果你练成了这乾坤大挪移,还愁推不开石门出去吗?”

张无忌笑道:“明教的前任教主们穷终身之功,也没几个练成的,他们既然当了教主,自是个个才智卓绝。我在短时间内,又怎能练成?”

小昭低声唱道:“受用一朝,一朝便宜。便练一朝,也是好的。”

说完,她便继续抠弄自己的小穴,使自己能够流出更多的淫水。

张无忌看的血脉贲张,自己也很想去抠弄小昭的小穴,便说道:“让我来帮你吧,你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小昭推开张无忌的手说道:“公子,还是我自己来吧,你抓紧时间练功。”

说完,便又弄出些淫水来抹在羊皮上。

张无忌微微一笑,将羊皮接了过来,轻声念诵,只见羊皮上所书,都是运气导行、移宫使劲的法门,试一照行,竟是毫不费力的便做到了。

于是,小昭一边抠弄自己的小穴弄出淫水,一边将淫水抹在羊皮上,张无忌则专心练羊皮上所记载的乾坤大挪易神功。

不可思议的是,在短短的七八个时辰内,张无忌竟然练完了全部七层的乾坤大挪移,只有第七层最后一十九句不太明白,未能照练外,其余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全都练成了。张无忌并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最后那十九句话不明白,也就没有强练。

原来,张无忌的内功雄厚,所以练乾坤大挪移是水到渠成,而明教历任教主并不注重内功修为,没有雄厚的内功功底,便盲目地练乾坤大挪移,所以进度缓慢,很少有人练到四层以后,当年阳顶天也就是在练第四层时走火入魔,至于最后那十九句话,是写乾坤大挪移的前辈为了凑数,瞎编上去的,如果练了到会走火入魔。

张无忌将那羊皮供在石上,恭恭敬敬的躬身下拜,磕了几个头,祝道:“弟子张无忌,无意中得窥明教神功心法,旨在脱困求生,并非存心窥窃贵教秘籍。

弟子得脱险境之后,自当以此神功为贵教尽力,不敢有负列代教主栽培救命之恩。”

小昭也跪下磕了几个头,低声祷祝道:“列代教宗在上,请你们保佑张公子重整明教,光大列祖列宗的威名。”

正当张无忌准备运功推开石门时,细心的小昭又发现了阳顶天的遗书,上边写着他已经发现了妻子和别人偷情,准备和成昆同归于尽,还让金毛狮王谢逊接任教主之位。

张无忌收拾好遗书,便运功轻而易举地将石门推开。他再回头看看小昭,只见她由于刚才手淫过度,淫水大量流失,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而且此刻早已春心荡漾、欲火中烧,娇滴滴地望着张无忌,似乎等着他来操她的小穴。

可是张无忌知道现在形势紧要,六大派随时可能攻陷光明顶,自己应当站出去,解破成昆的奸计,再说他也练了明教的绝门武功,理应替明教出头,便对小昭说道:“小昭,委屈你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可是现在不是时候,等我们出去阻止了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后,我再好好地疼惜你,你看如何?”

小昭连忙说道:“公子以大局为重,小昭一切都听从公子的。”

他手持地道秘图,循图而行,地道中岔路虽多,但也毫不费力的便走出了山洞,来到他们进来时的杨不悔的闺房,杨不悔并不在这里,张无忌替小昭换上杨不悔的衣服后,便带她向明教大厅奔去。

上一篇:美妙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