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雨夜淫乱
时间:2020-05-14

透着雾气蒙蒙的窗户,张颖看了看外面,深秋的雨丝,如同一线线冰针,带来越来越多的寒意。院子里的梧桐,早已向寒冷低头,洒下满地的落叶!
不知道是第几次把目光瞟向院门,还没有动静……张颖一次次告诉自己,我是在看老公回没回来,不是……可是她心底知道,自己其实最希望看到的,将要推开那扇门的,是自己的弟弟……张亮……因为今天是礼拜五,所以,每到这天的傍晚,在b大上学的弟弟,总会来到她的家,她和老公胡军的家!因为娘家远在几百里外的乡下,所以,弟弟只能在休息的时候住在这里!
手中做的是弟弟最爱吃的麻婆豆腐鱼,当然,老公也喜欢吃!
其实,张颖和胡军是相爱的。从大学开始,两个人就是大家羡慕的金童玉女,甜蜜的恋爱,然后幸运的都被分配在这个大城市,再然后就是幸福的结合。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结婚已经3年,仍然没有孩子!
张颖曾经偷偷去妇科看过,自己没问题,那就是……可张颖怕伤了老公的自尊,这事也就这样拖着。
天色渐渐的暗了,雨没有消停的意思,即使是在厨房,没有开暖气的张颖,也感觉到阵阵的寒意!这可能与她的穿着有些关系!平时总是爱穿牛仔裤的她,似有意似无意的,总是在礼拜5穿上裙子。如此冷的天气,她竟然还是穿着一条裙子,不过是羊绒的。
为什么要穿裙子?张颖问自己,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亮亮断了那种关系吗?你不是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亮亮还是像以前那样威胁你,你就死给他看吗?
可你这是算什么?方便亮亮侵犯你?方便亮亮进入你只是想想,就已经潮湿的下体?你的决心呢?你的意志呢?你心里一直愧对的老公的位置呢?你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这样,只是为了让亮亮专心学习,不用胡思乱想,在外面胡作非为。亮亮不是说了吗,如果自己断绝和他的关系,他就去外面找……这绝对不行,爸妈就这一个儿子,不能让他走到邪路上去!
可你张颖真的就是为了弟弟才这样的吗?你不想弟弟那英俊的脸庞、健壮的身体吗?你不想他那巨大的男根吗?想到那里,张颖感觉自己的双腿之间更加湿润了!
看了看锅里的鱼,张颖的目光又转向院子里。透过迷雾般的雨丝,似乎看见院门动了一下,张颖的心也随之猛地颤了一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不用看清楚面孔,张颖知道,那是亮亮,因为老公没那么高。
心脏怦怦的开始剧烈工作着,把大量的血液输送到每一个需要的细胞里。寒意在霎那间消失了,代之的是小腹升腾而起的阵阵热浪!
张颖的眼光一直没离开过那个身影,在大门口逗留了一下,然后快步奔进客厅中。
张颖心中默念“1……2……3”然后自己被揽入一个温暖的宽大的胸膛,一股热气吹到自己的耳窝,让张颖浑身颤抖着:“颖颖……想死我了……”与此同时,自己一对饱满圆滚的乳房,就被一双大手包围了。
必须要拒绝,张颖告诉自己,双手向外攘着,想要把那双手推出去:“我是你姐,不许叫我颖颖……不要……”可是力量的悬殊显得那么重要,那双手仍然紧紧占据着那对柔软,隔着一层毛衣,一层内衣,张颖仍然能感觉到手掌的温度正不停的传到自己的身体中。
弟弟显然没有理会姐姐的要求,他的嘴唇开始寻找姐姐那娇嫩饱满的红唇:
“颖颖……你是我的颖颖……”扳不开亮亮的手,张颖把手背到身后要推开弟弟越来越紧的身体。是无意的?她的手碰触到一个坚硬的器官。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应该立即挪开小手的,可是她的手为什么却更加的用力握住了?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真大啊……像是受到了鼓励,张亮的手一只撩开姐姐的衣摆,直接插进了内衣中,里面没有胸罩,他抓了满把地滑腻柔软,还能感觉到尖上的坚挺,另一只手把姐姐的粉脸转了过来,张口含住她的樱唇,把姐姐的呢喃含进嘴里!
美美的品尝了一个礼拜没有品尝的甜蜜口水,张亮好一会才松开气喘吁吁的姐姐。张颖逮住机会,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这死小子,每次都把自己吻到透不过气来。感觉到自己的裙子早已被亮亮撩了起来,一只温柔的手正在自己春潮泛滥的私处摸索着。一直紧紧抓住弟弟阴茎的手紧了紧:“你要……就快些……你姐夫要回来……了……”
这次张亮很听话,他收回手,飞快的把自己的宝贝从裤子里解放出来,姐姐的裙子已经被他撩到腰部以上,内裤也被他拨到一边,肥美圆滚的臀部中间,乌黑的阴毛湿漉漉的贴在两片紧紧粘在一块的嫩肉上。
张颖已经熟练的把液化气给关了,双手扶在灶台上,屁股微微撅起。张亮扶着自己的宝贝,轻车熟路的顶进让他朝思暮想的温柔乡“嗯……啊……”两声快乐的叹息交织在一起,就如同一曲春天的赞歌,而此时窗外,风和雨所谱写的摇滚,对于激情燃烧的姐弟俩,早已没了脾气。
张颖不敢闭上眼睛来享受这美妙的快感,她不时的张望着院门,害怕会突然打开。张亮似乎感觉到姐姐的顾虑,他俯下身子,一边在姐姐体内剧烈的运动着,一边告诉她:“颖颖……好好享受,我把大门扣上了……”张颖回头白了弟弟一眼。然后闭上一双美目,专心享受弟弟带给自己的快感。娇嫩的呻吟也不时从嘴中溜出来,只是因为有风雨的掩护,他们并不怕会泄漏出去!
“亮亮……快些……快些……”随着雨点的急促、风声的凛冽,张颖心中的火把也越来越旺。那铁一般坚硬、火一般滚烫的生命之根,每一次撞击,都给她送来更高的温度,似乎要在这寒冬将至的时节,把她带回热辣辣的浓夏!
就在张颖似乎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敲门声的时候,最激烈的几次冲击让她失明了,眼前只能看到姹紫嫣红的朵朵鲜花,“啊……”美丽的高潮让她不顾一切的叫喊着,就连那窗外风雨,似乎都不能阻挡她对快感的呐喊!张亮也听到了那阵敲门声。对于姐姐这个时候的喊叫,他想阻止,可是正在往姐姐的子宫深处源源不断供应精华的他,暂时已经没有阻止的力气。
张亮虽然对姐姐无以复加的迷恋,但是他还是怕被姐夫发现的。刚刚射完精液,他就俯身趴在姐姐的玉背上,一直手掩在姐姐的嘴巴上面,轻声喘息着:
“姐……是不是姐夫回来了?”稍稍平静一些的张颖拨开弟弟的手:“坏东西,你还怕你姐夫?……还不把你那脏东西拿走?”这时,敲门声又传了进来,这次清晰的多了。张亮满足中带着惊慌,连忙将渐渐疲软的阴茎抽离姐姐的温柔洞,一同出来的,还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张颖已经顾不得擦拭,连忙放下裙子,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弟弟:“快穿好衣服,看看有没什么不妥的……”本来红晕满面的她,走到院门后面的时候,已经平淡的和墙角的一汪积水没什么两样!
跺着脚、搓着手的胡军,嘻嘻哈哈的从张颖的边上挤了进来:“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冻死我了……这鬼天气,说冷就冷到底……”张颖关上院门:“我给你们做豆腐鱼呢!喊亮亮给你开,那懒猫躲在厕所里……快进屋去暖和暖和!”
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厨房的窗户。
晚饭很丰盛,一桌子好吃的。胡军嘿嘿的笑着夹起一块烧牛肉,边吃边说:
“老婆知道我最近身子虚,弄这么多好吃的给我补补是不是?”张颖瞟了一眼埋头吃饭的弟弟,对老公埋怨道:“这么多菜还堵不住你的嘴,快吃你的吧!”
胡军转移了说话的对象:“亮亮,我们单位最近来了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长的比你姐还漂亮,要不要姐夫给你介绍介绍?”张颖又白了一眼老公:“没大没小的,怎么拿我比起来了?”不过她还真的想要弟弟能有个女朋友,那样……她往弟弟看去。张亮一边吃着碗里姐姐给夹的鱼,一边跟姐夫说:“姐夫,我有女朋友了,你还是别操心了!”说着偷偷向姐姐眨了下眼睛。张颖连忙埋头吃饭。
胡军说:“好……好……算我瞎操心……对了,我等会吃完饭还要去出差,颖颖你给我准备点厚衣服!”张颖皱皱眉头:“怎么这么晚还要去出差?明天没天了?”胡军也是苦着脸:“妈的死老板要我和他一起去广州参加个什么博览会,坐晚上8点的火车……”张颖放下碗筷,埋怨着去准备行李。似乎只有张亮的嘴角好像荡出了一丝弧度。
穿戴整齐的胡军“波……”的一声在老婆的嫩脸上香了一口,对旁边的张亮说:“好好照顾你姐姐啊,我走了……外面雨大,别出来了!”说着又冲进了冰凉的风雨中。
看着消失在雨丝中的老公,张颖心中的愧疚又涌上心头。老公辛辛苦苦的在外面奔波,而自己却和亲弟弟在他温暖的家里做着对不起他的事……老公刚刚消失在院门外面,那海洛因般的怀抱又把她拖进丑恶的兴奋中:“颖颖,姐夫要我好好‘照顾’你……”紧抱着怀中的丰满肉体,张亮在刚刚姐夫亲过的地方狠狠地亲了一口。
张颖挣扎着想要摆脱弟弟的拥抱:“放开我……亮亮,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张颖奋力甩开弟弟,扭头对他冰冷的斥责:“你姐夫这么辛苦在外面工作,我们却做那么丢人的事,做这么对不起他的事,我们还是人吗?”看着发愣的弟弟,张颖握住他的手:“亮亮,我们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以后,我还是最疼你的姐姐,你还是我最乖的弟弟,就这样好吗?”
张亮看着姐姐已经梨花带雨的恳求眼神,没有再继续纠缠姐姐,只是说道:
“姐,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
张颖当然记得姐弟俩的第一次,那天,也和现在一样,外面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不一样的,是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雨丝带来的,是凉爽的感觉。
直到,张颖考上大学后,离家求学后,姐弟俩才一度中断了这种不伦的关系。
更后来,张颖遇到了胡军,爱情的滋润和年龄的成长,让张颖决定彻底断绝和弟弟的错误关系!
但是,当张亮也考上姐姐的母校,寄居在姐姐家中后,张亮并没有因为时间和年龄的原因而消退的,对姐姐的迷恋,又开始滋长。刚开始,张颖总是严词拒绝。可是由于胡军经常出差在外,和对弟弟的宠爱,在张亮的死缠硬泡下,张颖的心理防线开始松动,终于在一次胡军出差在外的时候,在姐弟俩为张亮在期末考试中获得第一名的祝贺中,喝了不少酒的姐弟俩,终于又睡到一张床上。
于是,在懊悔与渴望的交锋中,在愧疚与欲望的挣扎中,姐弟俩又开始了那种让他们不能自已的狂乱生活……往事一幕幕的在张颖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来,她无力也无心把心爱的弟弟再次伸向她的大手推开,叹了口气,张颖任命的靠在弟弟的怀中,任由弟弟的大手穿过她的毛衣,握住她比起以前,更加丰满的乳房。看见半掩的院门,张颖按住在自己胸口肆虐的手:“去把院门插上,我去洗个澡……”张亮在姐姐的嫩脸上亲了一口,乖乖的跑去关好院门。
当张颖洗好澡,只裹了件羊绒睡衣走进她与胡军的卧室时,开了空调的房间里,房间里飘散着轻轻的丝竹音乐,弟弟已经睡在她和老公的大床上,身上只穿了件她的红色内裤。对于弟弟喜欢穿她内衣的癖好,张颖也斥责过他,一是这样总是让她心跳加速,另外也怕会被别人发现,可张亮总是不予理会,他也保证不会被别人发现。张颖也没有办法,其实看到弟弟胯间,自己的内裤中那鼓胀张的一团,总是能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刺激和快感,甚至,她觉得自己和弟弟都是性变态。可是这种变态,却带给她一种在老公那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的快感!
抬头看到大床正上方,自己和老公幸福的结婚照,淡淡的愧疚感中,已经升起一种浓浓的快感,这种快感让她的下体不由得开始分泌出一股火热的性液。
柔弱无力的躺在弟弟身边,张颖眯着眼看着弟弟解开自己睡衣的带子,把自己玲珑浮凸、艳光四射的赤裸胴体,展现在弟弟的面前。在白的耀眼的灯光下,张亮如同欣赏一件稀世珍宝般的看着姐姐曼妙的肉体,如同抚摸一块极品丝绸般在姐姐细嫩的肌肤上轻抚着:“颖颖……你真美,美的让我要顶礼膜拜……”
对于弟弟的赞赏,张颖忍不住轻轻一笑:“先是顶礼膜拜,然后再拼命蹂躏……”张亮脸一红:“我是忍不住嘛!现在就忍不住了……”说话间,头已经伏在姐姐胸前的饱满上面,贪婪的舔吸吮咬……酥麻的快感让张颖闭上眼睛,用心体会弟弟带给她的快乐!
门窗都已经关的死死的,窗帘也遮的严严实实,外面的冰冷一点也侵袭不到房中的温暖。相反,随着张亮舔遍姐姐的每一寸肌肤,室内的温度也随着两人升高的体温,开始缓缓上升!张亮的舌头如同不知疲倦的蜜蜂,划过香甜的丰乳、划过柔软的小腹、划过结实的大腿、甚至划过玲珑的小脚丫……当最后仍然神采奕奕的舌头趟过洪水泛滥的深谷时,张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终于来了……一双粉嫩的大腿结结实实的把弟弟的脑袋围在胯间,再也不让离开!
张亮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姐姐,姐姐那身体深处为他而流淌的涓涓细流,总是那么香、那么甜,让他怎么也吃不够!张颖总是说弟弟瞎说,她总想,自己的性液,老公也吃过,问他什么味道,他皱皱眉,说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就是有些腥,好像是她烧的麻婆豆腐鱼,辣椒放少的味道!怎么到了弟弟的嘴里,却好像是变成了陈年的红酒、新鲜的果汁?如果说情人眼中出西施,难道弟弟对自己的爱要比老公的多出如此的多?
张颖感觉自己身体中的水分,好像要被弟弟全部吸干了,现在是要他还回来的时候了。她双手扯着弟弟的肩膀,想要把他拉上来。张亮当然懂得姐姐的意思,于是抬起满脸津液的脑袋,爬到姐姐的胸脯上。此时已经不需要他动手,姐姐温柔的小手早已把他的宝贝带到那处他刚刚流连的凹陷,借着那许多润滑,轻轻一送,凹凸已经严丝合缝的叠在一起!
这么多年和谐的性生活,早已让张亮知晓姐姐体内体外的每一处性感带,凭感觉,他的阴茎就能用准确的角度、准确地力度,去爱抚姐姐阴道内壁的那处G点,凭着这手本事,他可以很快的把姐姐推进性爱的天堂。没要多久,张颖就呼喊着攀上高峰……其实胡军也能带给她高潮,只是那是有限度的,快感的高度有限制,快感的次数也有限制,而这个可爱的弟弟,却能够随时随地的给她带来快乐,想不要都不行……就好像这肆无忌惮的一夜,在给姐姐带来四、五次高峰,软弱无力的对他说不要了时,张亮才爽快的向姐姐的身体深处喷射了无数的生命因子!
生活可以平平淡淡的过,也可以狂乱刺激的过!
就好像张颖在老公和弟弟之间,一边享受夫妻生活的幸福甜蜜,一边追求姐弟乱伦的刺激淫糜!
秋去冬来!突然,张颖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当她忐忑不安的告诉老公时,看见老公那喜极而泣的脸孔时,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然后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和弟弟彻底断了,有了这个孩子,对得起老公,也对得起的弟弟了!
出乎张颖意料的,这次弟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做太多纠缠!难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或者是因为最近毕业了忙着为工作奔波?无论什么原因,虽然心底有着不少的失落,但张颖还是欣慰的,终于可以做回一个正常的妻子、姐姐了……故事似乎应该结束了,多么好的结局啊!老公虽仍然在外面奔波,但是工作不错,收入也不错,小日子当然也越过越不错。弟弟好像也找了份好工作,整天的忙碌,有时也会抽出点时间来看看自己。自己呢?渐渐隆起的肚子,让她每天充满对未来的憧憬!
可是,当又一个梧桐花挂满枝丫的日子,当她满心欢喜的去老公公司,找他和自己去医院检查的日子,她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一幕,她亲爱的老公,搂着一个很年轻的漂亮女孩钻进了一辆高档轿车。她在泪水涌出之前,清晰的看见两个人的嘴巴在车子里粘合在一起!
那一刻,张颖忽然感觉,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虚无的、缥缈的,霎那间都不见了!她觉得自己似乎也应该就这样消失了!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间被头顶的乌云破坏,很快的,一阵急雨就落了下来!泪水和着雨水的张颖,想要把自己融进旁边滚滚的河水!可是她低头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时,忽然觉得,或许这正是自己需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想着自己的弟弟,张颖决定给弟弟打个电话,当她要求弟弟来家里看他时,正在工作的弟弟二话没说答应了。假如是老公,会吗?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小院的,浑身湿透的张颖没心情去换身衣服,她坐在门槛上,任由偶尔的雨点和梧桐花瓣借着春风,飘落在她凉凉的身体上!她的眼神直直的看着院门外,现在她不需要再挣扎着问自己在等谁?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一个身影……当同样湿透的张亮冲进院子的时候,张颖再次被泪水迷失了双眼,紧接着一个虽然湿透,却仍然让她感到温暖的怀抱,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她,询问她。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弟弟那满眼的泪,那是心疼的泪!当张颖告诉弟弟她的所见时,张亮没有生气,更没有发怒,相反的,而是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颖颖,让他去吧,以后,让我好好照顾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张颖看着弟弟认真的眼神,还有些不敢肯定,因为她知道,弟弟和她说的,是一辈子的承诺:“这么些日子,没听见你喊我颖颖了!你如果是真的这样想,当初又为什么那么容易就离开?”张亮坦然一笑:“知道你怀孕的时候,我好像忽然长大了。那时候突然觉得,以前和你说的情啊爱啊都是虚无的,假如我没有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那还不如早早离开你。而现在,我应该有这个能力了!
我可以做你的男人了!”
张颖也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她终于确定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将要享有自己以后的人生!
张亮心疼得把姐姐抱进屋子里,为她脱光潮湿的衣服,在要把她放进温暖的浴缸的时候,张颖也要求弟弟把衣服脱了。张亮当然满心乐意的,光溜溜的挤进小小的浴缸!
热水驱走了身体的寒意,温柔的呵护也驱走了心中的寒意。不停的,温柔的抚摸姐姐隆起的肚子,更不停的用舌头在上面打着转。“咯咯……”护痒的张颖娇笑着爱抚着弟弟的头发:“你说是儿子还是女儿?”张亮开始把手转移到水线以下,在一片毛茸茸的柔软中拨弄:“儿子、女儿都行?”张颖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有问题怎么办?”同样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张亮当然明白姐姐的意思:“你不是去做过检查吗?”张颖有点心不在焉了,因为弟弟不但手越来越灵活的在自己的胯间摸索,嘴巴也开始在更加饱胀的乳房上吸吮着:“嗯……嗯……医生说孩子很正常……唔……亮亮……抱我去床上……”
张亮有些迟疑:“你现在能做吗?”对弟弟的体贴张颖感觉很窝心:“只要不太剧烈没事的……好亮亮……快抱我去床上……我要……”张亮义不容辞的抱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张颖挺着肚子跪在床上,把自己圆滑肥嫩的屁股,和肿胀滑腻的阴部暴露在弟弟面前,轻轻的摇了摇粉臀:“亮亮……快来……快进来……我好痒……”挺着硬如钢铁的粗大阳物,张亮半跪在姐姐屁股后面,在姐姐的滑嫩肥臀上抚摸几下,然后就欢快的把阴茎送进姐姐火热的阴道!许久没有结合的两人,差点被这久违的交合所融化。定了定神,一边爱不释手的抱着姐姐的圆屁股,一边缓缓的在姐姐炙热的腔道中进出着……为了给他们伴奏,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似要遮掩着阴部相交时那羞人的声音!
张亮这次真的很温柔,温柔的让姐姐都感到有些不耐。但她的心是甜蜜的,多好的男人啊!无论将来怎样,都不要再离开他了!
许久许久,随着弟弟无需忍耐的温柔宠幸,姐姐在弟弟发射的同时,又一次享受了这世上最美妙的快乐!红晕的嫩脸,仍然如同那窗外雨中的梧桐花,娇艳……芬芳……